我为油田添光彩
“战胜自己才算赢”
作者: 莫延兰 彭召勇

银牌得主 卢鹏飞

    人物名片

    姓名:卢鹏飞

    年龄:26岁

    职业/职务:工程技术公司三分公司小修18队修井工

    获奖情况:2018年集团公司西部联赛职业技能竞赛井下作业项目银奖。

    获奖感言:能在26岁的年纪参加集团公司技能大赛,并且取得不错的成绩,不仅是挑战更是成长。我很感谢这段经历,希望今后还能继续努力,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卢鹏飞 口述

    有一幕,我一直没有忘记。

    拿到技能大赛银牌的那一天,我回到爷爷家。一推开门,家里围了很多人,都在等着带喜讯归来的我。83岁的爷爷一脸骄傲,拿着我的银牌,左看看右瞧瞧,久久不肯放下。

    那天,我又一次听到妈妈对我说:“儿子,长大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句话,我心里总有一种特别温暖的感受。

    每次妈妈鼓励我,为我骄傲的时候总是会说这句话。我明白,那一刻在妈妈眼中,我是一个令她骄傲的儿子。也更明白,从那一刻起,我还要继续努力,担起更多的责任,才能不辜负她的期望。

    干一行就爱一行

    2015年7月,我从西南石油大学机械工程与自动化专业毕业,回到克拉玛依,很快就通过了考试,并被分配到工程技术公司三分公司小修18队。

    说实话,参加工作之前,你要问我井下作业具体是干什么的,我还真是个门外汉。但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相信,不论到哪里我都可以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经过岗前培训后,2016年2月的一天,我第一次跟班上井。

    那天,队长宋喜坤专门送我们几个新分配的员工上井,一路上他给我们讲了很多注意事项,最主要的就是提醒我们操作规程,注意安全。来到了我们班,我见到了班长王恩国,也就是我师父。

    上班第一天,我带着十足的干劲,撸起袖子准备在属于我的这片方圆井场上大干一番。

    那天的工作是施工准备,我一直跟在师父身后,师父交代了很多施工准备的工作流程,我都默默记在了心里,像一名刚入学的学生一样,认真听老师的教诲。这短短的半天时间中,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份职业了,它可以将我大学所学的专业知识应用到井场实际操作中。

    午休时间到了,我原本以为井场这么远,天气又这么冷,积雪都没融化,恐怕中午也没什么好伙食。没想到,单位送餐车送来的饭菜不仅丰盛、可口,竟然还是热乎的。为了能让在井上工作的我们,及时吃到一口暖心的饭菜,单位肯定费了不少心思。

    那天晚上回到家里,我特别兴奋,一是感觉凭着自己的能力赚钱了,二是觉得这份职业是我所喜爱的,干着舒心。

    我也要参加比赛

    从那以后,我在单位这个新“家”里,翻开了我人生新的一页。

    在这个家里,家长就是师父,我和师兄们就是成员。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我跟着师父和师兄们不断学习,对井下作业越来越熟悉。

    半年后的一天,师父告诉我,他要参加油田公司技能大赛了。当时我还不清楚那是个什么样的比赛。但师父告诉我,参加技能大赛能学到很多知识。我一想,这半年我一直在跟着他学习,现在他要报名参加比赛,我也不能落下。

    当然,那一年我没能参加上比赛。因为公司有要求,工作满两年才能报名。

    师父参加了那一年的技能大赛,当他回到岗位后,我们经常在一起谈论技能大赛。他告诉我,赛前准备很辛苦,但对个人成长有很大的帮助。

    一次,他突然对我说了一句“你很适合参加比赛。”我明白他的意思,我年轻又能吃苦,再加上有一定的专业基础,如果能经过大赛的锻炼,一定能成长得更快。

    他的鼓励,又一次激起了我参加大赛的念头。

    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目标就有了动力。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留意技能大赛的消息,并利用每一年的冬休集中学习。

    2017年冬休,师父还专门给了我一本有关技能大赛的书籍,那段时间,我就每天在家里复习,遇到不懂的题,师父和师兄们也总会给我帮助。

    今年2月的一天,师父突然喜滋滋地告诉我,今年集团公司有西北五省联赛,问我工龄满两年了没?我一听,高兴坏了,赶紧说,满了,满了,快把我报上。

    从那以后,我每天回到基地,不管多晚了,都会抽时间看看书。很多次,宿舍的师兄们都睡了,就我一个人的床前还亮着一盏小台灯。

    4月,经过分公司和总公司的层层选拔,我以第11名的成绩进入集训名单。终于,我离梦寐以求的技能大赛更近了一步。

    站得高也摔得狠

    进入集训队前,我给队长和师父打了电话,他们知道我进了集训队,都特别高兴。队长也参加过技能大赛,还给我传授了经验。

    2018年5月4日,我们来到大学城开始集训。两件事我记得很清楚。

    一件是我的舍友问我,今年大赛的目标是什么?我当时特别自信地回答他,一定要拿块牌子。当然那时,我们还没开始集训,还没听到总教练金萍的训话,如果我听到了,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就在我自信满满想拿牌的时候,金萍组织我们在大会堂开会。在会上,她给我们定下考试目标。当她说98分是及格线时,我们所有人都咋舌了,这标准也太高了吧。

    从那天起,我们教室的墙上,每天都会贴出一张表,上面清楚标明了每天的考试内容、考试时间,以及所有当天考试没有达到及格分数线的学员名单。

    这样的环境和氛围,已经由不得你不努力了,我们每个人都迅速进入到了比赛状态。

    那段时间,我睁开眼睛就在学习,有时眼睛实在疼得不行了才眯一会,一睁开眼看到室友还在看书,我都会觉得有种负罪感。

    很幸运的是,我的成绩一直在及格分数线以上,很多次甚至都拿下了满分。我很自信,觉得自己的成绩至少能进前五名。

    6月28日,经过近两个月日夜苦战,我们迎来了理论总考试。考试是电脑操作,当场答题当场出成绩。考试结果下来,排名一直靠前的我,竟然只拿到了第14名。这一次的理论成绩将计入最后的总比分,直接影响到最后大赛结果。

    我太沮丧了,我第一次体会到,站多高就能摔多狠。大赛准备还在继续,但我似乎已经跌入谷底。“带着这样的理论考试成绩还有希望走到最后吗?”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

    努力就会有收获

    师父、父母、朋友都打来电话安慰我,让我调整好心态。我自己也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能急、不能燥,只有稳,才有可能在后面的实际操作考试中把成绩追回来。可是,我比不了其他选手,他们中很多人都有大赛经验,就算没有大赛经验,工作时间也都比我长,在实际操作方面比我更有经验。我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学生,我拿什么和别人拼?

    呆坐在寝室楼下的石街上,思绪万千,脑海中有一种信念慢慢浮现,理论成绩已成为过去式,我一定要成为决赛场上的一员。

    这时候我想起了我的室友,他总是学到很晚。很多次,我想要趴在桌上眯一会的时候,他还在学。就好像一盏灯似地亮在那里,激励着我。“不能睡,坚持下去,不能做先放弃的那一个,只有战胜自己,才算赢。”每天,我都不停地鼓励自己。

    9月21日,我终于拿到了牌子——一块银牌。虽然离金牌还有差距,但我已经完成了对自己的承诺。

    如今,我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有很多人都会问,你参加完技能大赛,再次回到工作岗位,是不是干起来更轻松了?

    对于我来讲,参加了技能大赛,虽然学到了很多理论和实际操作的知识,但当你真的面对井下作业操作现场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井下作业操作现场千变万化,井下几千米深的地下情况是非常复杂的,你面对的每一次问题,每一次困难都是不同的。

    我还需要很多岁月的积淀和磨练,才能真正的成长为像师父,像队长一样的修井作业人。所以,学习永远在路上。我很庆幸,我有一个温暖的集体,有工程技术公司这样一个助我成长,给我搭建成长平台的大“家”。

    银牌是一个见证,它见证了我近五个月的努力,并且为我这五个月的努力画了一个句号。面对接下来我还要继续的人生之路,以前我还有很多困惑,但现在,我有了一点经验,那就是努力和坚持,必然带来收获。

    >>

    小时候的他想挑战自己的所学,不知道拆坏了多少个闹钟、收音机、手表;长大了的他想挑战自己的极限,选择接受仪仗队艰苦的磨炼;工作后的他想挑战自己的能力,不到两年时间就从小修三岗被选为班长;参赛时的他迎来了更大的挑战——3天背诵1400道题目,打字速度从每分钟30个提升至100……他能否完成这次挑战?下期请看《“我就是喜欢挑战”》。

 

时间:2018-11-13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