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油田添光彩
“当工人了,可得好好干啊”
作者:莫延兰

金牌得主 刘国旗

    人物名片

    姓名:刘国旗

    年龄:32岁

    职业/职务:工程技术公司二分公司小修72队修井工

    获奖情况:2016年油田公司技能大赛井下作业项目个人一等奖、班组一等奖。2016年新疆油田技术能手。2016年新疆技师学院客座教师。2018年集团公司西部联赛职业技能竞赛井下作业项目一等奖、班组一等奖。

    获奖感言:成绩只属于过去,今后有更大的舞台,我还要继续努力。

    刘国旗 口述

    你问我未来的目标是什么?其实,早在拿到西北五省联赛第一名后,我就想好了。我的目标是成为集团公司技能专家,成为石油工人中响当当、了不起的那一个。

    从农民到工人

    我出生在河南新乡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从小我就和父母一样,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也正因为这样,我从小就懂得一个道理,只有下大力气,才能有饭吃。

    我记得那时父母最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国旗啊,好好学习,长大当工人,比农民强!”

    当工人就这样成了我小小年级时,最大的梦想。

    2009年,我从天津石油技术学院毕业,工程技术公司到我们学校招工,听说招的是井下作业工,收入也比内地高出将近一倍时,我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

    临出发前,母亲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国旗,当工人了,可得好好干啊!”

    当年7月,我和我的一百多名同学一起,千里迢迢来到克拉玛依,成为了一名井下作业工。

    只是没想到,理想和现实总有差距。我以为当一名工人,至少是坐在操作车间里盯着仪表盘观察数据,再不然也是操作机器,工作就算不是光鲜亮丽,但至少也是比较舒服的。

    可没想到,井下作业工不是我想象中工人的样子。

    在井场上,一个班的工作划分成了几个岗位,除去班长,剩余的就是一岗、二岗、三岗,不管是哪个岗,都要站井口。我刚来承担的是三岗岗位,每天的工作就是手拿一根粗麻绳,不停地将井口的油管缠紧,提拉到相应的位置上,一干就是8个小时。

    刚上岗一周,我的两个同学都离开了。一个说,太累了,根本不是人干的活。还有一个在井场上因为操作不慎,差点被油管砸中。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有力气,我不怕吃苦。虽然现实和我想象的不一样,但我一直记得母亲对我说的话,哪怕再苦,我都会坚持。

    人必须要有目标

    2013年的一天,我到同学郭红胤家去玩。那时,我听说他拿到了油田公司技能大赛的奖牌。虽然不太清楚技能大赛干什么?比什么?我还是挺羡慕。

    当我看到他的那块金灿灿的奖牌时,心里一下子涌起一个念头,干一行,就要干到最好。我和他是同学,我们同样一起工作了三四年,他已经有这样的成绩了,而我呢,和刚来的时候一样。

    回到家里,我第一次认认真真想了好久。就算当个工人,是不是也应该当个优秀点的工人?

    从那时起,我在心里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那就是,一定要努力学,等有机会的时候,也要像他一样。

    那以后,我把丢掉的书本又捡了起来,开始努力学习。

    2015年,工程技术公司举办了一次职业技能大赛,当时我还挺自信的,觉得自己工作了6年,不论是理论还是实操都有不少积累,再加上之前的预选赛,我的成绩也非常不错。可没想到,当成绩出现在大屏幕时,我找到了自己的成绩——第38名,比第一名少了20多分。

    当时我们分公司的领导去颁奖,他说了一句:“奖项都让别人拿走了,你过来干什么?”听到这句话,我的脸一阵红,当时心里就想,我必须要再努力,如果下次还有机会,一定要拿到奖项。

    回去后,我首先仔细总结教训,发现自己确实在很多方面有欠缺,比如说在规定的20分钟时间内默写四个工具,我在考试时,竟然写错了一个,油水井管柱图也失误了,就这两项,就把我的成绩拉低了很多。要知道,参加职业技能大赛的都是高手,高手之间的比拼不容许有任何失误。

    当然,这次比赛我也有不少收获,至少我知道技能大赛要比什么,我应该在哪个方面努力,也第一次真真了解井下作业这一行,原来有如此多可学的知识。

    要想在下一次的比赛中拿到奖项,不是说一句话就完了。为了提高默写工具的速度,我每天用手机计时,不停默写,有时连续默写时间太长,拿着碗的手都会抖个不停。

    2016年,我的机会又来了。当时油田公司举办第九届职业技能大赛,我从公司的选拔赛上顺利胜出。最终在经过将近三个月的封闭训练后,拿到了井下作业项目的一等奖。

    这一次,我终于品尝到了收获的喜悦。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母亲乐得合不上嘴,一个劲儿地感谢单位,“太好了,把你这样糙的娃都培养成冠军了。”

    我听着心里也一样激动,参加技能大赛让我上了瘾,我给自己立下一个目标,我还要更好,我要参加集团公司技能大赛。

    在油田公司技能大赛的谢师宴上,我对教练金萍说,我一定要参加一次集团公司技能大赛,把工人的路走到高端。

    华丽转身还是再拼一次

    为了这个目标,我还要继续努力。我在手机里存放着技能大赛需要的资料,只要有时间,我就会打开手机一遍遍看,一遍遍背。

    就在这时发生的一件事,差一点改变我的人生路。

    有一天,单位领导找到我,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单位有一个工人转干部身份的名额,这个名额给了我。领导说,因为我工作兢兢业业,又具备干部的管理和技术能力,所以考虑将我从工人转为干部。

    这是多少工人梦寐以求的事啊!一想到母亲要是知道我能当干部,指不定有多高兴。一想到,我在拿到油田公司技能大赛金奖的时刻,可以华丽转身,我就心动了。

    在单位这么多年,不论是领导还是同事都给了我很多帮助,我明白,他们每个人都希望我好,希望我能有更广的发展空间,可是,当我一想到如果真当了干部,就没有机会再参加我梦寐以求的集团公司技能大赛了,就不能实现我曾经许下的,要把工人的路走到高端的诺言,我犹豫了。

    我仔细考虑后对领导说,我放弃这次机会,因为我还想参加比赛。看着领导眼中流露出的惋惜之情,我无语凝咽。

    曾经的农村娃,现在的井下作业工人,将来会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的选择,会不会错?我不知道,但我明白,人生路从来就不是注定的,哪有那么多幸运,不过是靠踏实地一步步走出来的。我选择的这条路,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不平坦,但我很清楚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2018年,集团公司即将举办西北五省联赛,我报了名。当我进入集训名单,走在大学城的校园里,我听到耳边有人说,那不是油田公司技能大赛第一名吗,他也来了。

    我是曾经拿过第一名,可第一名永远是我吗?

    封闭集训刚开始,所有人都很快进入状态。为了快速提高每个人的成绩,我们几乎每天都会考试,考试及格分数线在98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成绩就是很少达到及格分数线。两周后,就在第一次集体休息前,我们又进行了一次考试,这次成绩下来了,我只考了96分。再看看自己的对手,很多都是99分,甚至一百分。

    教练金萍第一次把我留了下来说,刘国旗,你拿一百分的劲头哪去了?

    当时每两个星期就会有一次淘汰赛,我心里想,我的现场操作优势还没有发挥出来,我绝不能被淘汰。但是说真的,我今年已经32岁了,相比很多二十多岁同场竞技的对手来讲,我在记忆力方面确实比他们差一些。后来我自己总结教训,想把理论考试考好,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唯一的方法就是不停做题,反复记忆。就算是眼睛都看花了,也不能停。

    那段时间,巨大的压力,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回到家里,见到母亲和妻子刚吃完晚饭,我强装笑颜,拿起碗筷准备走进厨房,却被母亲一把拦下,“看你累的,妈不许你动。”妻子也在一旁帮我端来温热的洗脚水说:“泡泡脚吧,累坏了吧。”

    那一瞬间,我几乎控制不住我自己。母亲年纪大了,原本需要我的照顾,如今却还在为我操劳。因为忙,原本已经装修好的新房,却迟迟无法入住,可妻子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那一刻,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自己选的路,就算打碎了牙,也要拼命走下去。

    9月20日到22日,我在和一百二十多名对手在六个项目的竞赛后,最终拿下了井下作业项目金牌,总成绩排名第一。

    我再一次证明了我自己,实现了我自己曾经许下的承诺。

    可工人这条路我走到头了吗?如今看来,还没有,远远没有。我还有更大的目标,成为更优秀的工人,成为油田公司技能专家,成为集团公司技能专家,成为石油工人中响当当、了不起的那一个。

    水滴石穿,任何一个人的成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靠的是平日一点一滴的积累。要想实现目标,我还会面临很多困难,但不管怎样,我都记得母亲说过的话,“当工人了,可得好好干啊!”

    >>

    迷茫的青春遇到荒凉的戈壁滩,他看不到未来想要逃离。是什么让他交了辞职信又决定留下?他为什么能成为“冲金”班组的班长?经过多次大赛的磨砺,他是否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下期请看《“我的目标是成为专家”》。

    (图片由工程技术公司提供)

 

时间:2018-11-09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