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油田添光彩
“我就一个特点,不服输!”
作者:景 璐 彭召勇

金牌得主 徐锐

    人物名片

    姓名:徐锐

    年龄:26岁

    职业/职务:工程技术三分公司酸压3队压裂工

    获奖情况:2018年中石油集团公司职业技能竞赛西部企业联赛金牌

    获奖感言:所有选手中,我可能并不是最优秀的、最聪明的,但一定是坚持到最后的那个。日复一日为比赛而准备,学习内容是枯燥的、淘汰机制是残酷的,但只有不忘夺冠的初心,方能咬牙坚持,终获成功。

    徐   锐 口述

    我叫徐锐,今年26岁,属猴,是工程技术公司第三公司的一名普通压裂工。

    妈妈常形容我:下午出生的猴子就没个安静时候。对此,我深以为然,但我最大的特点绝对不止活泼好动,还有——不服输!

    偶然中报名参赛

    报名参加职业技能竞赛是一个偶然。今年4月的一天,我正在整理党员学习笔记,经管员藤姐(藤燕)随口问:“徐锐,中石油职业技能竞赛快开始报名了,你这么年轻,又是名党员,不参加吗?”

    职业技能竞赛?不都是修井工的事儿嘛,我一个压裂工凑什么热闹。藤姐却说:“谁说只有修井工能参加,比赛不仅能提高职业技能,还能争取荣誉,多好的事儿啊,你报上吧。”

    报就报吧,考试不都是听听课、背背题,要拼记忆力还真难不倒我。

    听说我要报名,同事们觉得新鲜,有人打趣:“你平时不是最坐不住了吗,听说竞赛培训可辛苦了,你忍得了?”

    嘿,听到这我可不乐意了,都是妈生爹养的,我可不比任何人差,等我拿个第一回来给你们看看。

    说干就干,接到初试通知已经是下午6点了,我拿着藤姐给的一千多道题立马开始记背,直到晚上11点回家,买了两罐红牛、咖啡,拿上女友帮我打印的题目,我又投入了题海。再一抬头,已经是凌晨8点多了,用冷水洗了把脸,我立即奔赴考场。

    考试成绩第二天就出来了,我幸运地以最低分数入围,心里却毫无愧意:能入围就好,又不是决赛,反正后面还有机会。

    从“不及格”到“活电脑”

    抱着无比自信的心态,我不但与女友出去旅游并拍了婚纱照,题库更是一眼都没看过。直到被通知参加赛前集训,初次摸底考试成绩让我彻底傻眼了。

    拿着成绩单,教练恨铁不成钢:“这才过去多久,你们的成绩就下滑了这么多,竟然还有人考了不及格!是不是,徐锐!”

    我看了一眼成绩——八十多分,这算是不及格?以前有过职业技能竞赛参赛经历的同学悄悄告诉我:“试卷满分是100分,按理说60分及格,但竞争太激烈,大家都是以不考满分为耻的。”

    听着教练的数落,我心里的“不服输”暗暗滋生。再次通宵背题后,我的成绩一跃排到了第二名。教练吃惊:“今天大家的成绩还可以,徐锐,你今天是不是又不……第二?你竟然考了第二名?”

    我享受这种给人惊喜的感觉。

    唯一的压裂工

    好景不长,我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也遇到了克星。为了备战比赛,我们每个人需要记背的题目超过万条。这些题目与修井工作紧密相关,作为参赛选手中唯一的压裂工,我常常感觉到手足无措。

    比如“井口压力”“漏失压力”“井底压力”“承压能力”,这些常识性知识对于修井工来说最常见不过了,但对于我一个修井“外行”来说如同“天书”。

    事实上,自2015年12月入职以来,我只有在最初实习的两个月中接触过修井工作,此后一直从事压裂工作,所以,光这些“近义词”般的常识就够让我头大了。

    “隔行如隔山”的知识壁垒还大大降低了我的背题效率。同样的题别人只要10到20分钟就能背完,我却要花1个小时。而且生背的方式,经常让我回看背过的题目时,有种如若初见的感觉。但我明白,抱怨没人会听,唯有咬牙坚持才有出路。

    从“笨鸟”到“活电脑”

    父亲曾告诉过我:“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烂笔头不如勤动口。”

    每次背完试题、工具手册说明书等资料,我不是默写,就是重新答题,然后再把易错的题目贴在写字台前的墙上,每天早上反复朗读。渐渐的,我的错误率越来越低,我甚至能指出很多题目在第几页的什么位置。

    但对我来说是“压箱宝”的背书能力,在别人眼中却是笨办法。

    经常有同学问我哪些题目在书里哪个位置,但一涉及到这道题为何这样解答,就有人开玩笑:“对了,这不应该问你,你只会死记硬背,是不会思考的‘电脑’,哈哈。”

    同学的玩笑话让我有些挫败,但我知道,只有金牌才能让所有小看我的人后悔。

    然而,理想很高远,现实很无奈。随着培训内容从纯理论向实践推移,记性再好也弥补不了我实践上的缺失,我开始有些退缩。

    熟悉的教练“变脸”了

    记得那是一次团队井口防喷演习,我的岗位任务是关闭井口。虽只有短短的一两分钟,但却是整个演习中最核心、最重要的一环。若关井超时导致关井失败,后续的防喷演习即使表现再好,也无济于事了。

    连着几天的现场练习,我和搭档关闭井口用时都超过2分钟。我心里虽有些自责,但转念一想:“之前又没干过,慢也是正常的。”

    这时,平时和颜悦色的总教练金萍突然“变脸”了。当着所有选手的面,她对我吼道:“徐锐,就你这样,趁早卷铺盖回家!”

    总教练的话像石头一样,狠狠砸在了我的心上,愧疚感让我臊红了脸。我好像突然从梦中惊醒,不是想拿金牌吗,不是想让看不起自己的人后悔吗,我这都干了些啥?

    憋着一股劲,我求搭档和我“开小灶”练习。两天后,高强度的练习让我和搭档精疲力尽,手抖得连筷子都抓不稳,但我们将井口关闭时间压缩到了1分20秒,甚至一举打破了之前其他班组最快1分40秒的记录。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绘制管柱结构图培训中。郭红胤教练是工程技术公司工程技术三分公司井控专家,同时也是这门课程的教练,与我非常熟悉,私交也不错,但自从进入集训阶段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徐锐,你这个图是怎么画的,怎么误差这么多?”“不对啊教练,别人也是这么画的。”“别人可以,那是用了心,你不行,是因为你根本没用心!”

    他应该是知道我这个门外汉必定对画管柱图不熟练,所以才这样的吧,多练练就好了。我自我安慰着,并在郭教练的严格要求下,下意识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画管柱图训练上。

    终于,在这次中石油集团公司西部企业联赛中,我在绘制管柱图这个项目上的误差仅有0.03,其他参赛选手的误差平均在都0.4、0.5,可以说这个项目的成绩直接决定了我的名次。

    为参赛两延婚期

    不停地集训、没完没了的考试、残酷的淘汰……从5月6日到9月20日,134个日夜我都一心扑在比赛准备上,仿佛忘记了自己正准备结婚,还有新房等着装修。

    是的,参加比赛培训前,我和女友原本打算在今年4月举办婚礼,但为了培训,将婚期延到了9月。当我经过层层淘汰赛,最后从14进12的决赛选拔中晋级,正式比赛时间与婚礼时间又“杠上”了。

    上次推迟婚期女友虽然没说什么,但失望的情绪明明白白写在脸上,这可怎么办啊?正在我不知如何向女友开口时,女友突然叹了口气,然后坚定地说:“徐锐,我们再把婚礼往后延一延吧,你专心比赛。”

    她的话让我诧异,但更多的是感动。赛前培训的134天里,这个曾经连喝水都让我拧瓶盖的女孩儿,变成了“女汉子”,独自一人操持婚礼,独自一人负责新房装修。

    培训期间,我每周可以休息一天,但即使是休息,也不过是换个地方背题、练习。但每周的这一天,她都会陪着我,哪怕只是不时给我倒杯水、在我身旁看看书。我一度非常好奇,女友的工作不是倒班制吗,为啥每周末都能休息?

    百般询问下,她才道出实情:“我和同事说好了,周末有班就和她们调换,当然,要我是夜班,就替她们上两个白班。”

    听她这样说,我的心好像被扔进了浓缩柠檬汁:“真是个傻女孩。”

    金牌不仅仅属于我

    终于到了正式比赛,三天的紧张赛程让我用尽了全身“绝学”,我终于摘下了梦寐以求的金牌。如今,去单位上班,我不再是“透明人”,不认识的、认识的同事见着我都会爱称一句“金牌选手来了”。

    的确,金牌的荣誉让我自豪,但我也时刻铭记,这块金牌不仅仅属于我。

    它,属于对我谆谆教诲的郭红胤教练、金萍教练。没有他们的严格要求、辣语鞭策,哪里有我的优异成绩,再不服输也是一句笑话。

    它,属于为我默默付出和承担的女友。没有她用纤弱的肩膀挑起了整个新家的重担,哪里有我心无旁骛、专心比赛的专注力。

    它,属于为我答疑解惑的同学和室友们。没有他们的无私帮助,哪里有我事半功倍、努力坚持的劲头。

    它,属于在比赛前后时刻关心我们的领导和同事们。没有他们的关怀慰问、鼓劲加油,哪里有我们一往无前、全力拼搏的信心。

    它,属于工程技术三分公司。没有公司的平台,哪里有我们数载难逢、为之一搏的比赛机会。

    它,属于不服输的我,也属于教导、支持、关心我的所有人。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高材生怎么去当了井下作业工?在戈壁滩提下油管的生活曾让他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什么让他坚持了下来?在刚刚落幕的中国石油2018年西部企业联赛中,他首次参赛,便获得了井下作业单人项目金牌和井下作业井控班组团队项目金奖两个大奖,他又是怎么做到的?下期请看《“我要成为更好的人”》。

时间:2018-11-07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