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重磅评论

从资源竞争转变为技术竞争

作者:   时间:2018-11-27   来源:新疆石油报

    ●刘亚峰

    在油气资源被工业化开采以来的一百多年时间里,世界油气能源竞争的决定性因素,是对常规油气资源的占有状况。谁占有相对较多的优质油气资源,谁在油气能源竞争中就处于有利的地位。

    以沙特阿拉伯为代表的海湾地区国家,就是在这种竞争态势中因占有优质油气资源而处于有利地位的典型代表。这些国家的油气勘探开发科技水平都不高,但是凭借先天占有的聚集度高、埋藏浅的常规油气资源,不但毫无能源安全之忧,而且依靠石油出口赚得盆满钵满。

    近年来,随着常规油气资源的日益减少,以分散、隐蔽状态储藏的非常规油气资源日益成为探明油气储量的主要来源,油气能源的竞争正在从资源竞争迅速转变为技术竞争。

    2010年以来,美国依靠先进的页岩油气开采技术,仅用了几年的功夫,就从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摇身一变为原油出口国。

    2017年,中石油的新疆油田公司依靠独创的砾岩凹陷区油气勘探理论体系和工艺技术,在被国际石油业界列为“油气勘探禁区”的砾岩凹陷区发现了十亿吨级的玛湖特大型油田,震惊了世界。这项成果目前已经被列为2018年度中国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唯一提名项目。

    这些典型事例清楚地表明,先进的技术的拥有正在迅速代替对优质常规油气资源的拥有,成为世界油气能源竞争的新的决定性因素。谁的技术更先进,谁就可能在竞争中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而决定技术先进程度的,是创新能力的高低。

    在“资源为王”的常规油气资源时代,“砂岩”被认为是主要甚至唯一的油气储积母体,“页岩”和“砾岩”是被世界能源学界认定为不具备油气生成条件和储藏条件的地质形态,不被视为油气勘探和开发的主要对象。

    而随着“技术为王”的非常规油气资源时代的到来,美国和中国分别在传统理论之外“另起炉灶”,各自针对研究对象创立了勘探开发理论,并且形成了配套技术,进而都取得了革命性或者颠覆性的成果。

    因此,如果把“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作为我国能源从业者的工作总目标,那么,“聚焦科技创新”就是我国油气能源领域的总方法——一切工作都应围绕着科技创新,一切工作都应服务于科技创新。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