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重磅评论

克拉玛依人有什么样的价值取向?

——“试论克拉玛依的文化”系列评论之三
作者:刘亚峰   时间:2017-03-02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一

    在上一篇评论当中,我们已经说过:市民的“价值取向”是指市民总体上喜欢什么,厌恶什么;珍视什么,漠视什么。

    为了兼顾大众读者与专业读者的需求,我们不妨把“价值取向”的学术释义也一并提供出来——

    价值取向是指某些价值观成为一定文化所选择的优势观念形态,或为个体所认同并内化为人格结构中的核心部分。

    要分析“克拉玛依人有什么样的价值取向”这个问题,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比较”,没有与其他城市的市民意识形态的对应比较,就无法正确判断出克拉玛依市民的上述意识形态究竟是否属于“价值取向”。

    所以,本文的内容并非我的一家之言,也不是闭门造车,而是集合众多对全国范围内一些可比城市有着比较深入了解的克拉玛依人的共同判断而成。

    二

    与国内一些三线城市、四线城市相比,克拉玛依人缺乏散漫自私的“小农意识”,而是具有爱国奉献、敢于牺牲的价值取向。

    克拉玛依是世界范围内最彻底的移民城市,没有之一。初创阶段克拉玛依市民的主体是转业军人,这使得克拉玛依从移民之初就充满着纪律严明、吃苦耐劳、敢于牺牲的优秀团队基因。

    初创阶段的克拉玛依,基础设施、生产资料和物质生活条件都极为匮乏。在生活上,要将生存需求降至最低点;在生产上,需要在缺乏生产资料的条件下自主创造,然后才能够投入到生产活动的主题当中。在这些客观状况下,需要人们将人性中的优点发挥到极致,才有可能生存下去并且发展生产力。

    这些第一代克拉玛依人这样做的出发点只有一个:国家需要石油。在他们眼中,这个出发点与“高尚”无关——来到这里就是找石油、采石油的,一切生产生活行为都要为此服务。在这其中,偶有偷懒耍滑的人,会遭到几乎所有人的鄙视——这一点,目前70岁以上的第一代克拉玛依人都可以证明。

    三

    与上述环境背景完全相反的最近状态出现在2015年至2016年——油价断崖式下跌导致的克拉玛依油田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困难。

    我们可以回忆一下在这个环境背景下并不久远的典型民间对话场景——

    “你们单位扣工资了没有?”

    “扣了呀,你们呢?”

    “呵呵,我们肯定也扣啊,当官儿的扣得更多!”

    “也不知道油价啥时候涨起来?”

    “就是啊,关井时间长了,复产麻烦得很!”

    四

    前者是“国家目前需要石油”,后者是“市场目前不需要那么多石油”。环境背景相反,但克拉玛依人外在表现的本质却如出一辙:对个人的付出或者损失没有过于在意,脑子里自然而然地还是想着生产。

    这种价值取向,不是爱国奉献、敢于牺牲,又是什么呢?

    同时,这种价值取向在五六十年前后几乎没有发生变化。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这种价值取向已经被固化为克拉玛依的文化了。

    我们可以把这种价值取向进一步细化为“爱岗敬业”“坚韧顽强”“和谐共处”“追求卓越”等等,但这些优良品质只是上述价值取向的具体表现而已,它们的“根目录”只有一个,就是“爱国奉献、敢于牺牲”。

    五

    我们说克拉玛依有“爱国奉献、敢于牺牲”的价值取向,并不是说其他城市就没有这种状态,但客观地说,这种价值取向在克拉玛依居于主流地位,在意识形态领域具有统治地位。

    全国各地频繁发生的“城管与小贩的矛盾”“拆迁与被拆迁的矛盾”在克拉玛依几乎见不到。

    是克拉玛依没有城管、小贩,还是克拉玛依的发展不需要拆迁?

    都不是。

    而是克拉玛依的政府机构和市民个人在遇到上述问题时,都自觉不自觉地表现出了“爱国奉献、敢于牺牲”的价值取向——

    市民在想:“公家的事大,私人的事小”;公职人员在想:“百姓利益无小事,政府服务为人民”。

    上述内容只是举了一个最常见的例子,这种价值取向的表现绝不仅于此,其所发挥的价值更不仅于此,而是融入在了克拉玛依市的各项工作和克拉玛依人的日常生活当中,只是大家已经习以为常,感觉不到而已。

    请看下一篇:《克拉玛依人有什么样的精神状态?》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