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田故事

他是石西一杆旗

——记工程技术六分公司X04379队党支部书记孙锡斌
作者:本报首席记者莫延兰   时间:2019-06-25   来源:新疆石油报

    “两年当班长,五年当干部。”

    1993年的一天,孙锡斌从克拉玛依技校毕业,分配到采油一厂小修队。那天,他就给自己定下了这个目标。

    为了实现目标,他每天踏实努力,不到两年,上述目标就全部实现了。

    不仅如此,他还入了党。“我觉得自己的人生挺顺的,一直这样下去也挺好。”如今已是工程技术六分公司修井X04379(24)队党支部书记的孙锡斌说。

    但1997年,孙锡斌渴望安稳平静的美梦被打破了。

    闯出一番天地

    那一年,采油一厂提出“抢占市场、多面开花”的发展战略,一心想守着家安稳过日子的孙锡斌,到彩南、陆梁、石西等沙漠腹地去承担外包的修井任务。

    6月的一天,孙锡斌离家去彩南,刚结婚还不到5个月的妻子为他收拾好行李,百般嘱咐,送他到队上,一路还不停问孙锡斌:“你这次要去多久?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啊?”

    这是孙锡斌第一次到彩南,他们一个队共有13个人,全是20刚出头的小伙子,年龄最大的就是25岁的他。领导任命他当了队长。

    到了彩南沙漠腹地,气温说变就变,早上还是艳阳高照,晚上就能结成霜。气温温差大还不算什么,最难的是他们缺设备。“当时真是要什么没什么。”孙锡斌回忆,“我们的主要任务是配合合作单位处理8口复杂井的维修任务,因为无法调用大型设备,我们连一台抓管机都没有。”

    有一口井深3800米的复杂井需要冲砂,这就意味着至少需要下井410根油管,每根油管长9.5米,重98公斤,装完所有的油管就得要40180公斤,全部需要他们自己装卸。

    “一整个晚上,探照灯从夜晚的井场上空投下,光柱投影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那光柱里全是尘土和我们不停喘息喷出的白色哈气,我们五六个人站成一排,齐声喊着‘一、二,扔’的口号,一起合力把所有油管装卸下车。”孙锡斌说。

    5个小时后,410根油管全部装卸完,每个人都累得恨不得倒头就睡。

    那天,他们工作的场景恰好被正在巡查的合作单位领导看到。事后,这位领导问他:“你们这样干有没有什么要求?”孙锡斌回答:“设备跟不上,能不能给我们一些设备?”于是,队里多了一辆运输车,还多兑现了一部分奖金。

    一个半月后,孙锡斌第一次回家。从那以后,孙锡斌常年在沙漠腹地工作,在红浅、车排子、乌尔禾、石西、陆梁、九区等油区辗转,一年之中至少有8个月在野外修井作业。他结婚时家中给他们小两口准备了8床新被子,21年过去了,他只盖过两床。

    孙锡斌就这样和修井打了半辈子交道。

    愧对我的家人

    2013年7月,孙锡斌到玛河气田一口复杂单井作业,那里距离基地近六十公里,为了方便作业,野营房就安在井场旁,这一次他和队员一呆就是21天。

    井场上没有洗澡的条件,每天高温暴晒后,孙锡斌身上的汗就像烧碱一样糊在身上。可他也只能打开水罐,接上一盆水,简单擦一擦。作业期间,他们根本顾不上吃饭,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也不会觉得饿,可一停下手中的活儿,肚子就饿得受不了了。“闻到井场大师傅做的饭菜香味,我感觉比五星级酒店的大餐还要让人垂涎。”孙锡斌笑着说。

    野外一干就是25年,孙锡斌早就适应了那些天寒地冻、阳光暴晒、没有信号、洗不了澡的日子。夏天,新来的小伙子干一晚上活儿之后,浑身都是蚊子咬的大包,孙锡斌身上最多就是多了几个小红点。

    再苦再累,都不算什么,因为孙锡斌干过比这更苦更累的活儿。他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再苦也不能掉一滴泪,可有一次,他却发生了例外。

    去年,孙锡斌女儿高考。女儿小的时候,孙锡斌没多少机会抱她,如今想抱她,她已经长大了。

    孙锡斌记得,女儿上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他回家,难得有机会辅导女儿做功课。当时,女儿有一道题不会做,孙锡斌就有点生气,拿起身边的尺子在女儿腿上打了一下。可能因为常年在野外干活儿,他的手劲比较大,所以他自己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就这一下,女儿的腿上就留下了一道红印子。

    第二天,孩子的姥姥看见了,连忙问孩子是怎么回事。女儿却回答说,是她自己不小心摔的。

    “我当时听见了,心里难受得像被人揪了一把,眼泪也不知道怎么了,猛地掉了下来。”孙锡斌自责地说,“我从来没这么难受过,她那么小,就知道维护我,而我却没办法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修井是个体力活儿,每天在野外工作十几个小时,很多人的身体都出现了劳损。随着年龄增长,孙锡斌感受也越来越深。

    “每次上井,我看到兄弟们干活儿时,我还嫌他们干得慢。等我把他换下来才发现,以前我可以站在井口几个小时,连续提二百多根油管,现在我提到20根,就已经汗流浃背了。”孙锡斌笑着说,“心里再不服老,身体也不允许了。”

    可即便如此,孙锡斌那股不服输的精气神,从来没有减过。孙锡斌所在的六分公司基地在石西,很多人开玩笑说,他是石西一杆旗。

    工作25年,孙锡斌拿下无数荣誉,可什么也比不上女儿对他的肯定——爸爸让我明白,人生只有像他一样努力,才会有价值。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