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故事

有趣儿的“锅盖头”

作者:   时间:2019-05-10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网友“兔子牙”

    “花那冤枉钱干啥?”前几天,我准备去理发店理发,一只穿上鞋的脚还没落地,我妈突然拦在我面前,一手抓着旧床单,一手握着剪刀,非要亲手给我理发。

    我妈这架势,让曾经的画面又出现在我眼前——

    那时我上小学二年级,班里的女生流行剪“学生头”,也就是齐耳短发。去理发店理的话需要花五元钱,我妈不愿花这笔“巨款”,自告奋勇当起了理发师。

    她先假装认真听了听我对发型的要求,然后又把赶来看热闹的鸡鸭鹅都赶回了圈,接着就抄起剪刀,一本正经地理了起来。正是初夏,院子里杨树的叶子稀疏,午后的阳光照得我睁不开眼,瞌睡一阵阵袭来。等我再次打起精神,是听到院门口有同学在喊我去上学。

    “去吧!理得差不多了。”我妈催我。我于是奔了出去……那个下午,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同学,看到我都先是一脸惊讶,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笑。我还以为我的新发型多美呢,直到老师递给我一面小镜子:妈呀!“学生头”理成“锅盖头”也就算了,咋这“锅盖”还只有一半?

    晚上回到家,我一通埋怨,我妈不急也不恼,一边揉着肩膀一边蹲在灶旁给我做炸糕,嘴里嘟囔着:“还不是怕你迟到吗,再说我还赶着去地里打药……”那天最后的结果是,炸糕太香了,我气了一会儿就放弃了。等我妈忙完地里的活计,给我理好另外半个“锅盖”,已经是三四天以后的事了。

    现在,往事可能又要重演。我能咋办呢?我只有一个疑问:“妈,今天你没有别的事情要忙吧……”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