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故事

一名失信者的辗转回家路

作者:柴明山 胡韶文   时间:2017-08-10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3月2日一早,白碱滩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门刚刚打开,一名男子快速跑进执行局大厅,对着执行法官央求道:“我还钱,我还钱,请法院赶快把我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去除吧……”

    这名男子姓朱,是一名被执行人。

    朱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何这么焦急呢?事情还要从2016年说起。

    当年9月,原告王某诉被告朱某合同纠纷一案在市白碱滩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被告朱某于2016年10月20日之前支付原告王某27000元。双方当时就签收了调解书,朱某也表示会按期还款。

    但是,一直到2016年底,被告朱某并没有自动履行已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2017年1月3日,原告王某向白碱滩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多次打电话联系被执行人朱某,通知其到法院签收执行通知书及报告财产令,并履行已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但被执行人朱某拒不履行义务也拒绝到法院签收相关法律文书,致使案件执行工作无法继续推进。

    2017年1月16日,申请人王某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向法院申请将被执行人朱某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法官在收到申请后,经查询,被执行人朱某名下有车有房,符合相关法律规定,遂依法将被执行人朱某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7年3月2日,被执行人朱某主动到法院找到执行法官表示愿意履行给付义务,请求法院将其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屏蔽。

    原来,被执行人朱某在江苏游玩,准备回来时,却被告知其被限制购买机票,辗转火车站又被告知只能购买火车硬座,火车卧铺也已被限制无法购买。

    就这样,被执行人朱某在多方限制之下买了火车硬座坐了40多小时回到了克拉玛依。一回来,朱某就到法院说:“我还钱,请求法院把我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去除吧。”至此,在被执行人朱某履行给付义务后法院将其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屏蔽,该案执行完毕。

    >>>法官释法

    下列行为被纳入失信名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依法对其信用惩戒:(一)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二)以伪造证据、暴力、威胁等方法妨碍、抗拒执行的;(三)以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或者隐匿、转移财产等方法规避执行的;(四)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的;(五)违反限制消费令的;

    本案中,被执行人朱某名下有车有房,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在申请人王某申请后法院依法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信用惩戒。在被执行人朱某履行完已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后,法院及时屏蔽了被执行人朱某的失信信息。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