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牧马人”的幸福生活

——克拉玛依区小拐乡村民生活变迁记
作者:蔡晓青 常钰君 田华英   时间:2019-12-27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从克拉玛依中心城区往南走四十多公里,就到了隶属于克拉玛依区的小拐乡。

    小拐乡其实不小,方圆一千四百多平方公里,面积比内地的很多县还大。

    小拐乡又确实很小,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总人口不到两千。

    小拐乡过去居住的,主要是以牧马放羊为生的哈萨克族牧民。

    透风漏雨的低矮房屋、又脏又硌脚的沙土路、蚊蝇狂舞的旱厕和垃圾堆,年收入不到万元的穷牧民……那是曾经的小拐乡。

    宽敞的柏油路,整洁的街道,繁茂的鲜花,带庭院的安居房,高档次的民宿,封闭式的垃圾房……这是今天的小拐乡。

    2019年11月,中国农业农村部将“中国美丽休闲乡村”的桂冠戴在了小拐乡小拐村的头上。

    这标志着小拐乡的“牧马人”过上了真真切切的幸福生活。

    甜甜的直饮水

    1月15日15时许,看着儿子沙拉提·加哈西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沙依提古丽·阿赛才进屋。

    这天一早,听村里人说起饮用水提升工程投用的消息,她的心就无法平静了。

    在小拐乡和谐村生活了42年,今天开始,真能喝上纯净水了吗?她有点不敢相信。

    “奶奶,这水真能直接喝吗?”小孙女拧开水龙头接了一杯水问道。

    沙依提古丽·阿赛把玻璃杯举到眼前仔细看,这水清清亮亮的,是和以前不一样。

    这时,打探消息的儿子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妈,这水……”一进门,沙拉提·加哈西端起茶几上的水一饮而尽,“能喝!”

    “村委会干部说了,水龙头流出的水,就是经过过滤达到直饮标准的纯净水,比瓶装矿泉水还好呢!”沙拉提·加哈西两眼放光地说着。

    沙依提古丽·阿赛喜上眉梢,眼前浮现出八个多月前的一幕:在村委会会议室,全村党员和居民代表为实施饮用水提升工程一事进行表决,她第一个举起了手。

    八个多月、两百多个日日夜夜,沙依提古丽·阿赛盼啊盼,终于盼到了这一天。

    总投资三百多万元的饮用水提升工程从1月开始在各村陆续投用,全乡707户村民喝上了很多城里人也还没喝上的直饮水。

    “煮肉!”儿子还在滔滔不绝,沙依提古丽·阿赛已转身走进厨房。

    傍晚,夕阳的余晖从窗户洒进屋内,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香喷喷的手抓肉。

    沙依提古丽·阿赛破天荒泡了绿茶。过去总喝砖茶是为了掩盖水里的土腥味,只有纯净水才能泡出绿茶的香气。

    “奶奶煮的肉好香啊!”小孙女拿着一块羊排边啃边说。

    沙依提古丽·阿赛纠正孙女:“是水好了,用好水煮肉更香!”

    这天晚上,一家人关于水的话题就没断过——

    儿子庆幸着:烧水壶不用经常清理水垢了,水龙头也不用年年换了;妈妈感慨道:喝水不会肚子胀了,洗完澡身上再不会留下白印子了。

    这顿饭一直吃到晚上12时,一家人其乐融融,总感觉:肉是甜的,茶也是甜的……

    “直降”的手术费

    3月20日上午10时许,小拐乡全民免费体检日。

    69岁的小拐乡和谐村村民李新章骑着电瓶车到达村委会大院的时候,邻居张书荣也赶到了。

    停好车,他俩一起往村卫生室走去。

    去年村级卫生室建成后,村民在家门口就能体检、看病、拿药。

    看到李新章脚步麻利,张书荣说:“老李,你这腿比我还利索呢!”

    几年前,李新章做手术更换了股骨和膝盖骨。原本要花费十几万元的治疗费,但政府给村民落实的医保政策帮了大忙,医保报销后,他自己才承担了四万多元。

    “都是政策好啊,不然咱哪换得起骨头。”李新章拍拍腿说。

    “真是政策好。”张书荣附和道:“年底乡卫生院的日间病房和中医院就建好了,开药能报85%。”

    “这和城里人一样了,真是不敢想啊!”两人正寒暄着,体检开始了。

    抽血、量血压、做B超……不到一个小时,体检完毕。

    “下周就能拿报告单,到时有医生来,你们可以针对报告单面对面咨询。”医生叮嘱他们。

    小拐乡全民免费体检至今已开展3年,每月都有义诊活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更是让全乡每10户家庭就拥有一个家庭医生。

    出了村委会大门,李新章对张书荣说:“今天下午5点到7点的健康讲座,别忘了来听。”

    “行,那我听一会得早走,6点半要接儿子。”张书荣说。

    下午18时30分,张书荣在村口的接送点接上了儿子。

    儿子在克拉玛依中心城区第二小学上四年级,每周五下午会有专门车辆送孩子回家过周末,老师全程护送。

    领着儿子往家走,张书荣开始念叨:“你爸上学时难呀,自费不说,还不方便,你看看你……”

    “我妈妈说了,我赶上了好时代。”张书荣话未说完,儿子接上了话茬。

    父子俩说着说着,都笑了。

    “退役”的雨靴

    菜畦郁郁葱葱,苹果树在风中摇曳,葡萄架下的圆桌上摆满了吃食,大人们支起了烤炉,孩子们在院子里追逐嬉戏……

    7月12日这天,几家外地亲戚的到来,让小拐乡团结新村哈力木别·合孜尔汉家的庭院热闹起来。

    孩子们争抢着一双旧雨靴往小脚上套,趿拉着跑来跑去。

    “哟,哈力木别,这么旧的雨靴,你还留着呢!”一位亲戚哈哈大笑着说。

    雨靴的边沿磨损得厉害,还有几处开裂的细纹。

    “穿了十几年,舍不得扔啊!”

    “你们小拐乡家家院里都铺了砖,出门就是柏油路,就是穿皮鞋出去溜一圈,回来也是锃亮的,还留着破雨靴干啥……”

    亲戚的话,让哈力木别·合孜尔汉的思绪回到曾经的团结新村:每年风季,黄沙尘土漫天,让人睁不开眼;化雪季或雨季,土路泥泞不堪,没有雨靴,出不了门……

    “哈力木别,去年这时候,你家门口可没这么多花花草草……”

    “自从你们从土坯房搬进抗震安居房后,你家变化就没断过……”

    亲戚们羡慕的议论声,让哈力木别·合孜尔汉乐得合不拢嘴:“变化还多着呢,我带你们瞧瞧去。”

    他拉着亲戚走到屋外,“看见没,那片海一样的果园,以前是荒地;那片茂密的林地,以前都是泥土路和盐碱地……”

    2018年开始,小拐乡实施人居环境三年整治工程。两年来,全乡完成绿化造林三千多亩,种植各种花卉近百亩,果树十余种。2019年,乡上筹资近百万元新建了19座封闭垃圾房、5座现代化公厕。6月份生活污水处理系统投用后,小拐乡最后一个污染源也被消灭。

    自豪地带着亲戚在村里转了一圈,回到院里,哈力木别·合孜尔汉激动地端起一碗马奶酒:“大家一起喝一个,感谢党和政府,让我们过上了舒心的好日子。”

    晚上,亲友散去后,哈力木别·合孜尔汉终于下定决心,将旧雨靴放进了垃圾桶。

    红火的民宿

    105公斤,855.8元。

    8月18日8时许,看着蔬菜过完秤,小拐乡小拐村的玛克苏特汉·赵老齐在心里拨起了盘算。

    “如果每周都来送菜,一个夏天能卖不少钱呢!再加上民宿的收入,能增收上万元……”他越想越乐。

    从3月开始,小拐乡以“公司+合作社+农牧民”的方式大规模推动庭院经济发展,免费发放菜苗4.5万株。蔬菜成熟后,乡里又委托公司集中收购,统一运到市区去卖。

    收了钱,玛克苏特汉·赵老齐哼着歌开着三轮电动车回家了。他得赶紧帮老伴收拾庭院,今天,小拐乡特色民宿开业,他家也将迎来第一批民宿客人。

    回到家,整整一上午,他和老伴在自家院里给菜地浇水、打理葡萄架……忙得不亦乐乎。

    晌午,汽车鸣笛声传来,他赶紧去开院子大门,客人到了。

    来的是一家四口。安顿好,他们便开始在院里四处观赏起来。

    这蔬菜的长势真旺,扬手摘串葡萄又大又甜,还有苹果、李子呢……见客人满意,玛克苏特汉·赵老齐甭提多高兴了,他悄悄对老伴说:“当初政府免费帮咱改造民宿,你还不同意呢,现在看到了吧?”

    “你有远见,行了吧?”老伴假装生气。

    老伴当初和村里大多数人的看法一样:小拐这地方没有知名景区,搞民宿,发展旅游业,不是扯淡吗?

    可才从乡卫生院院长位置上退下来的玛克苏特汉·赵老齐看到的不止这些——

    小拐这两年的变化太大了,100亩的芳香植物园里有40余亩玫瑰花、30亩澳洲蓝宝石葡萄,还有马术训练场、荷花池、特色夜市,整个乡村不就是景区吗?克拉玛依中心城区离小拐这么近,城里人节假日休闲康养,来小拐正合适!

    吃过晚饭,客人要出门逛逛,玛克苏特汉·赵老齐主动当起了向导。

    一圈转下来,他记住了一位客人说的话:“要看社会主义新农村什么样,就来小拐乡!”

    2019年,小拐乡村民人均收入达2.7万元。

    热闹的夜生活

    “又去广场跳舞啊?还上瘾了?”俄斯达克·结德布斯忍不住“抱怨”起妻子。

    10月11日晚20时许,他想让妻子陪自己去赛马场跑几圈,但被拒绝了。

    他又看向女儿。“我要到村委会活动室练快板,这个月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我有节目。”女儿一阵风似的走了。

    俄斯达克·结德布斯独自牵着马出了门。

    从2018年开始,健身房、篮球场、足球场、连心广场等各种文化体育设施和场地在小拐乡小拐村相继建成,小活动周周搞,大活动月月有。

    骑在马背上,他禁不住思绪万千:生活环境变好了,不知从啥时候起,人也变了。以前不爱出门的妻子经常参加村里的活动,还成了文艺骨干;女儿的快板,已成了村里集体活动的经典节目;而过去的自己,晚上不是在这家喝酒,就是在那家打牌……

    几分钟后,他来到赛马场。溜了几圈,他很感慨,过去想赛马,只能找片空地比划着骑一下。这细沙松软的场子,跑起来就是不一样。

    10月初,拥有环形闭合赛道的专业赛马场建成,面向全疆的赛马大会每月举办一次。

    想到月底的赛马大会全疆选手都要来,自己得多下点功夫,他又扬起了手中的马鞭。

    当夕阳洒尽最后一抹余晖,海棠路附近的连心广场仍然人头攒动,有的踏着音乐节拍跳舞,有的在健身器材上忙碌……

    俄斯达克·结德布斯回家拴好马,和刚回家的女儿一起来到连心广场。

    见妻子正舞得起劲,他打心眼里高兴。相比整天围着锅台转的妻子,他更喜欢她现在的样子,就像他更喜欢改变后的自己一样。

    23时许,一家三口手拉手沿着海棠路往家走。

    路边的景观灯带让乡村的夜空布满点点“繁星”。路灯将三人的影子拉长了,小拐乡人陆续进入幸福的梦乡……

    他们会梦见些什么呢?

    会不会梦见昔日小拐脏乱差的样子?会不会梦见乡里村里的党员干部为改变小拐的面貌带领大家辛勤劳作的样子?会不会梦见党的每一项关于乡村的好政策宣布时乡亲们高兴得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会不会梦见今日乡亲们幸福生活的点点滴滴?

    也许,他们更多地还会梦见明天更加幸福美丽的小拐乡……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