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锲而不舍寻油气 逆势上扬“重油”魂

重油公司“克百断裂带石炭系滚动勘探获得新突破”喜获油田公司党委嘉奖
作者:王斐 杨楚怡   时间:2019-12-10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本版图片由重油公司提供 重油公司油田地质科研团队在生产现场调研。

    今年,新疆油田公司原油产量规模、年增长幅度均创历史新高,上产压力非常大。

    作为新疆油田公司下属的二级单位,2019年重油公司原油产量任务比去年净增6.3万吨。

    产量任务连年增长,对于一个成立了33年的老厂来说,这样的“高压”意味着重油公司需要在保持老区稳产的前提下,迎难而上创造更多“奇迹”,探出更多“潜力”油藏。

    5月和6月,重油公司传来捷报,六区白202井、白203井在石炭系风化壳日产油最高为11.2吨、14.2吨;古49井在九区石炭系中深层老井恢复试油获得6.4吨工业油流。这两项成果展现了3000万吨的高效规模储量,与此同时,储量快速转换产能,高效建产8.7万吨,重油公司今年不仅实现了稳产、提效“双丰收”,还使老油田稳产资源基础进一步得到夯实。

    10月14日,在新疆油田公司2019年油气勘探成果嘉奖仪式上,重油开发公司党委书记、经理黄伟强从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油田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陈新发手中接过沉甸甸的嘉奖令——重油公司滚动勘探成果“克百断裂带石炭系滚动勘探获得新突破”喜获油田公司党委嘉奖。

    “奇迹”是如何创造的?重油人都做了什么?

    “稠稀并举”促稳产

    三十多年的开发,重油公司稠油老区已进入“双高”阶段:即含水高,采收率高。“如果继续像以往那样按部就班,没有思路和技术创新,稳产很难做到。”重油公司党委对形势有着清醒的判断。

    稳产、上产对于油田地质开发工作来说,是头等大事。这对重油公司总地质师杜雪彪来说更是如此。

    作为主要面对“稠油”的生产单位,重油公司不得不面对一个无解的难题——稠油超快的递减率,一般年递减率都在20%以上。

    “相对于稀油而言,稠油产量递减快,想要保持稳产,不仅要采取大量措施,还需要精心呵护。这些特殊条件,不得不逼着我们转变思路,公司的地质科研人员形成了‘老区内部找新层、稠油下部找稀油的思路’。”杜雪彪说。

    重油公司党委深刻认识到,广阔的待勘探领域和丰厚的资源无疑是可持续发展的必备条件和资源保证。公司党委将油田开发的重心大幅度向滚动勘探工作倾斜,分别从人力、物力上给予最大的支持。从事滚动勘探研究人员由原来的5人增加到10人,一支年轻、充满朝气的滚动勘探和油藏研究队伍蓄势待发。

    2017年,公司党委提出“稠稀并举”目标,在发展战略的部署下,科研人员将目标锁定在层位浅、见产周期短、经济效益好的六九区石炭系。

    老井焕发“新活力”

    “六区白201井区构造上位于克—百断裂带上盘。2014年,为储量升级开展评价部署研究,部署了白201井,但只获得0.8立方米低产油流,随后优选六2、九2上覆齐古组6口开发井加深至石炭系,试油结果评价差异较大,油水分布认识不清,评价工作一度陷入僵局。”杜雪彪回忆。

    地质勘探工作,从来没有捷径可走。对于科研人员来说,一点微小的进步可能都是建立在千万次失败上,“不出油绝不死心!” 科研人员们暗暗下定决心。

    “多少个不眠之夜就在繁琐、重复的分析资料中度过,对于地质工作者来说,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放弃。” 杜雪彪深有感触。

    “白201井是关键!”重油公司的科研人员们没有被困难打倒。科研人员找出该区的地质资料,细致、反复地研究,逐一对辖区老井的钻井、试油、测井曲线等资料进行重新分析、解释,提出石炭系古构造控藏的认识,最终确定了白201井恢复试采作为重要突破点。

    通过分析,科研人员一致认为,该井区域成藏没问题,射孔井段选择没问题,压裂工艺没问题,因此在2018年,通过采用抽油机进行试采后,获得日产11立方米工业油流,曙光初现。一个井点就能盘活一个油藏,在白201获高产之后,2019年随即上钻了白202、白203、白204,全部获得工业油流,这进一步落实了前期对该区域石炭系油藏认识,为储量探明打下坚实基础,同步开展了产能部署研究,实现储量快速转换,建产8.7万吨。

    老井试油获突破

    如果把所获成果比作一个圆,那么,随着“这个圆”面积的不断扩大,其周长也在不断加长。相应的,所接触到的圆之外的区域——未知领域也在增加。

    这就是石油地质工作者逃脱不了的辩证法。

    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说九区的石油是一杯雪顶咖啡,经过重油公司几十年的开发,石炭系顶部地层也就是雪顶咖啡上部的冰激凌已经被吃掉,那么顶部以下,还有油吗?

    科研人员们决定在石炭系纵向上再“使使劲”。

    “要想中深层获得突破就要在构造模式上做做文章。”现任重油公司油田地质研究所副所长高军回忆。

    往深层找,地震资料不支持,中深层反射特征杂乱,高军和他的同事们遇见了第一个问题。

    “对九区地震资料进行叠前深度偏移处理”科研团队作出决定。

    科研人员结合野外地质露头,利用新的三维资料,大胆提出克百断裂上盘石炭系受逆推作用,形成牵引背斜的构造样式,发现有利评价区域60km2。

    在这个模式下,古49井走近了大家的视线,科研人员们将希望放在了这口井的复查工作上。古49井是一口八十年代的老探井,套管射孔七八层后,在没有施工前,不敢判断套管是否完好,井下工艺复杂,施工难度大。

    科研人员们决定对该井重新射孔后,采取分层压裂。

    可是情况并不如大家所期望的那样,该井前期一直出水,压裂液都快排完了也不见油。按照常规来说,压裂液返排到百分之九十左右的时候,还不见油,就可以基本宣布“死刑”了。可是高军仍然不死心,不想放弃。他摸了摸排出的液体,“不是纯压裂液,也不是纯地层水,表面的粘度不太一样。再抽三天!”高军当机立断。

    果然,三天后,古49出油了!最高试获6.3方工业油流,获得重要突破,随后部署的多口控制井在中深层见到良好的油气显示,良好态势已展现,预计资源量2000万吨。

    古49井,在石炭系中深层老井恢复试油获得工业油流,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了石炭系中深层滚动勘探的大门。进一步拓展了油藏纵向含油高度,印证了新的构造模式与控藏因素,让千万吨规模的探明储量浮出水面。

    如今,新区、老区的多层系滚动勘探工作全面铺开的格局已经形成,未来的重油蓝图正在一笔笔精心的“刻画”着,重油公司地质工作者也用执着和信念继续实现一个又一个梦想。事实证明,这个逐梦前行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突破发展的过程。以“撸起袖子加油干”的主动担当,重油地质人肩负着公司连年产量递增的担子,发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劲头,在一望无垠的茫茫戈壁、在灯影幢幢的办公室里,逐梦前行、攻坚克难,一刻也不曾止步……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