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用爱心对待大自然

——追记《请放野生动物一条生路》拍摄过程
作者:闵勇   时间:2019-11-04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2018年1月8日,我结束南疆塔河油田的采访,乘飞机经乌鲁木齐返回。在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转机时,我收到了微信好友方先生发来的“求助”——

    “闵记者,你认识救助野生动物的专业部门或组织吗?一只狐狸受伤了,兽夹还在腿上……”

    当时,克拉玛依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还未成立,唯一能求助的只有市森林公安局。

    由于换乘时间紧,我与他简单交流后,就又登机了。

    环保尤其是野生动植物保护题材,是我长期关注的。野生动物是大自然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得到我们人类的保护。我是一名记者,我有责任与义务用手中的相机和笔,颂扬爱护野生动物的行为,批评伤害野生动物的行为,倡导人们用爱心对待大自然。

    从2014年开始,我每年十分之一的时间是在拍摄野生动物。期间,我换了3台单反相机、购买了6支镜头,还购买、阅读了大量野生动物科普书籍。2018年冬天,我前往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四十余次,拍摄到猛禽13种,记录了不少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的生存现状。

    这些年,我深深地体会到,我们克拉玛依市民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是非常强烈的,他们经常给我提供救助野生动物的线索;政府相关部门也很给力,一接到求助线索,都是闻风而动尽力救援。

    每次接到救助、放生动物的爆料,我都会赶去采访。从业8年来,狐狸已被我拍摄到十多次,在报纸、网站上发表相应的图片有7次。

    那天,登机大约45分钟后,飞机抵达克拉玛依机场。我立即开机,就看到了新的讯息:方先生买了一些食物,放到狐狸藏身处,就离开了。

    于是,我立即与方先生联系,请他带我去现场看看。得到对方同意后,我立即回家放行李,连午饭都顾不上吃,背起相机包,驾车赶往约好的地点。

    在方先生的引领下,我在事发现场看到了狐狸。它躲在一个依靠山坡而自然形成的“一”字形的长洞中,时不时从洞口探出脑袋,四下张望。

    看到狐狸还在现场,我与方先生决定,向森林公安局报警求助。警方达到前,我根据以往的经验,迅速做好以下几件事——

    首先,要与狐狸保持安全的距离,确保我的出现不会惊吓到已经受伤的狐狸;其次,找好合适的机位;第三,选择适合我抓拍的相机和镜头,并采用快门优先的设置,确保狐狸一旦逃跑时抓拍到的影像不模糊;第四,对着狐狸的眼睛和鼻梁试拍,以此调整光圈和感光度设置,确保拍的照片不过曝或过欠。当时正值午后,阳光强烈,地面有雪,亮度大,阳光在我的侧前方,有些逆光,光比难以控制。

    那时,我大脑里已经提前预想了两个需要拍摄的镜头:森林公安民警打开兽夹并对狐狸进行放生的画面,或者是民警将狐狸送往诊所进行救治的画面。

    但是,突发新闻难以预料结局。当时户外气温达到零下十几摄氏度,整个戈壁滩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灌木、乔木密布。在这种情况下,受伤狐狸一旦逃离洞穴,奔跑在戈壁滩,人是很难用双脚追上的。那样的话,我们提前商议好的救援行动就可能“泡汤”。

    于是,我重新思考,迅速确定拍摄重点:首先要把“兽夹”和“狐狸”两个核心元素拍到,虽然在现场看不到狐狸的脚,当然也看不到兽夹;其次,尽量保证画面干净,以确保两个核心元素更加凸显。

    这时候,我发现狐狸的不安越来越频繁,一会儿窜入洞中消失不见,一会儿又跑到洞口四处张望,反反复复。这个洞很大很长,裸露在外的大大小小的“洞口”有十几个,一看就是自然形成的洞,并非这只狐狸的“家”,它随时可能窜出逃离。

    怎么办?我迅速查看现场环境,选择了狐狸最有可能出来的那个大洞口正对着的坡下潜伏。端起相机远远地对准洞口方向,眼睛从未离开过相机取景器,对焦点也开始在洞口及周边快速搜索狐狸身影。

    这样选择,是考虑到狐狸出洞的话,肯定向背离我的方向逃跑,也就是逃向山坡的可能性增大,而山坡上的灌木较少,方便我拍上备选的理想画面:“狐狸的全身以及受伤的脚、脚上的兽夹”。

    果然不出所料,它从洞口出来,以雪地上的杂草为掩护,开始沿着斜坡向上“突围”。我开始不停地“点拍”,每次头部出现我都会快速摁下快门,但是他的腿和兽夹被草灌木遮挡,甚至身子大部分也被遮挡。

    我一时有点发慌,没有表现出狐狸的伤腿和兽夹的图片,就是一张失败的图片,因为新闻图片的魅力就在于典型瞬间的抓拍。

    突然,狐狸一个折向,离开杂草区域,向山坡一瘸一拐地逃跑,整个身体一览无余地暴露在雪地中,包括受伤的腿和夹住腿的兽夹。不仅如此,狐狸在快速移动过程中,还侧过头向我们看了一眼。通过镜头,我看到它那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眼神,我心里不禁为之一震。转瞬间,受伤的狐狸继续向远处跑去,很快就绕过山半腰,消失在山坡背面。

    在它奔跑的过程中,我快速摁动快门,连拍了几次,包括它侧过头看了一眼我们的瞬间镜头。

    由于准备充分,当狐狸从洞口窜出在雪地中奔跑时,我从容地抓拍到了我想要的画面,以及意料之外的画面。

    不一会儿,民警赶到现场,狐狸已经沿着山坡进入山坡下的干沟。这条干沟南北长约800米,东西被上坡阻挡,宽约500米,都是密密麻麻的树林、灌木和芦苇。

    路过的市民见状,也赶来参与救援行动。我也收起相机,参与救助行动。但是,狐狸见人稍有靠近,就一瘸一拐地东躲西藏。在我们眼里,合力围堵是在救助狐狸,而在狐狸眼里,我们是在伤害它。因担心在大家的继续围堵过程中,狐狸会再次受伤害,民警在现场取证后,决定放弃救援。

    回来后,我立即发图,我推荐上版的图是“狐狸一直在逃”的画面,而总编辑唐跃培选定的是“狐狸逃跑时回头看镜头”的画面。在我心中,“看镜头”的图片,都是被抓拍对象发现而“穿帮”的镜头,属于失败的图片。

    但老总决定,我服从。

    图片上版后,老总又让我把图说改写成消息。在交稿前,我思考良久,取的标题为:《断腿求生》。因为在整个事件中,狐狸经历了两次逃亡。第一次,狐狸弄断了绑在兽夹上的钢丝。第二次,狐狸与兽夹脱离,失去了小半截前腿。但是,老总又把标题改为《请放野生动物一条生路》。

    老总的决定,我只有再次服从。

    《请放野生动物一条生路》后来被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地市报分会选送中国新闻奖定评,推荐的评语是这样的:

    “一只被兽夹夹着腿的狐狸在逃跑的过程中警惕地盯着镜头……它直视镜头的眼神,以及腿上的兽夹,成为了画面的核心视觉和内容焦点,有效地传递出新闻主题……”

    如果说《请放野生动物一条生路》是一幅好照片的话,那么,这幅照片由克拉玛依这座城市的爱心拍摄。没有市民、政府相关部门、媒体对野生动物的爱护之情、保护之心,就不可能有这幅图片的诞生。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