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我们身边的野生动物多了

作者:闵勇 赵兰生 崔文娟   时间:2019-10-29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2019年10月26日,克拉玛依市火车站附近的水域,7只大天鹅在游弋,清澈的水面倒映着它们优雅的身姿。

2018年10月26日,古海生态公园,雁鹅游向大白鹭。

2018年3月28日,灰鹤在古海生态公园上空盘旋。

2018年3月31日,古海生态公园,一对赤嘴潜鸭在戏水。

2019年5月12日,一对恋爱中的黑翅长脚鹬互表爱意。

2019年10月7日,古海生态公园,飞翔中的环颈雉。

2019年3月21日,克拉玛依市区北郊,两只盘羊在眺望。

2017年11月20日,一只狼在市区西郊的凤栖湖畔。

2019年3月26日,两只野驴在火烧山油田伫立。

2019年10月7日傍晚,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一只沙鼠双“手”紧握着另一只沙鼠的“手”,情深意切。

2019年8月11日,克拉玛依市区西戈壁公园,鹅喉羚在漫步。

2018年1月27日,一只狐狸走在克拉玛依油田“百里油区”。

2019年8月4日,普氏野马在彩南油田辖区内觅食。

    10月26日上午,在克拉玛依市火车站西北侧的水域,7只大天鹅在芦苇荡中悠闲地游弋。

    “没想到我们这座曾经‘没有水,没有草,鸟儿也不飞’的戈壁城市,如今成了天鹅降临的宝地。”克拉玛依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会员赵国庆说。

    1958年建市、是新中国“石油长子”的克拉玛依,坐落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常年干旱少雨,地表荒漠化严重,自然植被稀少,从1955年发现油田到2000年引水工程竣工前的45年里,一直处于缺水的状况,达不到大部分鸟类甚至是有蹄类野生动物的生存条件。

    “现在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尤其是候鸟在迁徙途中选择在克拉玛依停留,这是‘引水工程’给克拉玛依带来的改变。”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马鸣说。

    上世纪八十年代,克拉玛依开始对市区及周边进行会战式的绿化改造和城市工业、生活用水的无害化处理,尤其是“引水工程”竣工及玛依湖区恢复后,形成了克拉玛依的小气候。

    截至2018年底,克拉玛依建成区绿化覆盖率上升至43.43%,全市绿地面积增加到11.57万亩,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到11.17平方米,各项绿化指标全疆领先,并形成了“一条河、一片湿地、四片森林、六个湖泊”的生态系统,从而吸引了更多的野生动物前来栖息和繁殖。

    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监测数据显示,克拉玛依市荒漠化重度和极重度面积现在仅占全市土地面积的12.6%。而在克拉玛依建市之初,这一比例是100%。

    生态恢复与保护成效显著,克拉玛依的荣誉接踵而至:西北第一个地级“全国文明城市”、新疆首个“国家生态区”、国家园林城市。

    党的十八大以来,克拉玛依市加快生态建设步伐,启动了“绿化工程”“荒漠化治理”等生态项目,以防风治沙为重点,建设造林减排基地及周边大型防护林,建成“环城市外围生态圈”,城区周边的梭梭草和红柳长势茂盛,静谧的环境和丰富的植被吸引了众多野生动物前来栖息。

    截至2019年10月26日,克拉玛依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收录的鸟类有121种,其中40种属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近两年来,火烈鸟、林鸮雕、黑鹳等很多世界濒危、中国珍稀野生动物也选择在克拉玛依停留,大天鹅、鹰隼、鹅喉羚、野狼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也在市区周边频频出现,让人欣喜。”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副会长卫冬梅说,“这些珍稀野生动物对环境的要求很高,就印证了我市生态环境越来越好。”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