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为了新中国,前进!

作者:石东   时间:2019-10-10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金连财

孟马尔

牟海清

王立志 图片由本报通讯员 石东 摄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金戈铁马,旌旗战鼓,群英奋勇,雄师浩荡。那个年代,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满怀坚定的信仰投身到国家独立与民族解放的伟大事业中,将鲜红的旗帜高高扬起,为建立新中国抛洒了满腔的青春热血。今天,让我们倾听我市几位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的离休干部的故事,真切感受那段令人动容的峥嵘岁月。

    金连财:浴血奋战

    二十岁时,金连财在参加游击队的第四天,就碰到了日本侵略者悄悄爬上山来偷袭。虽然武器装备很差,但部队依托有利地形严防死守,敌人怎么也攻不上来,最后只好悻悻地撤走了。敌人走了,游击队和老百姓又回到了村子里。“总有一天我们能胜利,总有一天我们能过上好日子。”这是大伙坚定不变的信念。

    赶走了日本侵略者,解放战争又打响了。

    此时的部队已壮大了,金连财成为一名连长,部队在北平小汤山一带与敌人周旋。一次,金连财所在的营要拔掉一个据点,各连都进入了阵地,金连财的连队负责主攻。掩护、匍匐、前进……子弹呼啸着从头顶飞过,周围的泥土被打得飞溅起来。金连财带着两名战士正准备起身前进,一串子弹打过来,他顿时感觉到左腿一软便趴倒了,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膝盖,鲜血直流。营长跑来看了看金连财的伤口,命令他撤出战斗。

    战斗结束了,军医看了金连财的伤口,说要到后方医院彻底治疗才行。忍着疼痛走了三天的路,金连财才来到后方的军区医院,此时,他的伤口竟然自行愈合了一些,但由于军区医院的条件有限,他的伤口并没有得到彻底根治。直到现在,102岁的金连财伤口处还常常会疼痛。

    平津战役时,金连财所属的部队归第四野战军159师,奉命阻击大沽城内的一个国民党师。对天津城的总攻开始了,几百门大炮齐发射,声音震耳欲聋,金连财所在的阻击阵地虽距天津很远,但听得十分清楚,他心里乐开了花,一天多的时间,天津城解放了。

    团部向上级请战,要求攻打大沽城。战斗打响了,但敌人抵抗得很激烈,金连财率部增援攻击部队。要冲到炮楼前面,有三华里的平坦地势,需要快速通过。大家排好队,每人间隔10米,用最快的速度跑步通过,金连财冲在了最前面。敌人的炮火不停地向他们飞来,爆炸、飞溅的泥石、滚滚浓烟,但急行军的每个人顾不上这些,只能拼了命地往前跑,多停留一秒钟都有可能牺牲。由于人数和重武器较少,攻击并不顺利。很快,师部从攻打天津的部队里抽来了一个炮兵团增援。炮声一响,大伙士气高涨,炮声、枪声、杀声、吼声……战士们鼓足了劲往前冲,敌人早没有了抵抗的意志,都乖乖投降做了俘虏。

    孟马尔:冲锋陷阵

    本报通讯员  邹文庆

    离休干部孟马尔,如今已是88岁高龄。孟马尔祖籍山西文水,与刘胡兰同乡。和英雄刘胡兰一样,孟马尔的人生历程中也有着不少传奇故事。

    孟马尔12岁时失去母亲,与父亲相依为命。1946年初,吕梁军区招兵,15岁的孟马尔戴上大红花参了军,被编入王震所辖新4师(后来的359旅),自此与王震结缘。

    1949年,孟马尔随王震的部队,历经苦难,徒步进疆,驻扎在喀什。1953年部队转业到石油公司,他开始了一生的石油生涯。1955年他随井队转战至独山子矿务局,次年冬天,拎着铺盖卷的他从独山子乘敞车来到了当时还是一片荒漠的克拉玛依。

    曾经的军旅生活是孟马尔永远的记忆。他至今保存着一件棉军大衣和单军装,那是他引以为荣的纪念。

    孟马尔入伍不久即随部队开进延安,第二天就赶上了“青化砭战役”。为了抢占山头,他们和敌人打红了眼。“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孟马尔在传递战斗命令时,冒着枪林弹雨滚下土坡,跳入坑道,爬进前沿阵地,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从入伍到油田,孟马尔珍藏着20枚勋章,其中的西北、华北解放纪念章是他用鲜血换来的。

    1948年冬的一天,部队攻打陕西永豁,王震下了“三天必须拿下”的死命令。已经担任王震警卫员的孟马尔就是穿着那件棉军大衣上阵的。战友们经过几次冲锋攻到了城墙下,他们搭起梯子在机枪掩护下试图登上城墙。可敌人火力太猛,许多战士中弹摔倒在城墙下。一人倒下,更多战士冒死攻城,拿下了永豁。就在攻城战中,敌人的弹渣炸伤了孟马尔的右眼,给他留下了终身的眼疾。

    全国解放后,孟马尔时常思念老首长王震。1957年7月的一天,他专程到乌鲁木齐看望老首长。王震司令员热情地握着他的手说:“你就是给我当过警卫站过岗的小马(在部队大家都称他小马)!”

    司令员关切地问起孟马尔的生活状况,虽然那时他们一家生活过得很清苦,但他却乐观地说:“我的生活一切都很好。”在他心中,与过去相比,他现在的工作与生活都犹如在天堂。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孟马尔每每想起往事,特别是与王震首长相处的日子,饱经风霜的脸上总写满了幸福与骄傲。

    牟海清:命悬一线

    本报通讯员  石东

    1945年,不到16岁的牟海清刚入伍时,由于年龄尚小,首长们都爱称呼他为“小鬼”。但这个“小鬼”却十分机灵,也讨人喜欢,训练的时候他非常认真,奔跑、射击样样出色,首长便让他当起了警卫员。

    在辽沈战役攻打锦州时期,有一支国民党部队逃了出来,据估计要从一个地方路过,而在那里却有二十多个部队干部在工作,必须尽快通知那里的人员撤离。首长将这个任务交给了牟海清,牟海清一跃上了马背,快马加鞭地向目的地飞驰而去。时间就是生命,牟海清心急如焚,不停地用皮鞭抽打着马屁股,最终赶在敌人到达之前及时通知了同志们。看到大伙安全转移了,牟海清心中的石头才落了地。

    牟海清又快马返回准备汇报首长,谁知没过多久,他身边突然有炮弹炸响,紧接着就是一排子弹打了过来。马儿在飞跑中中弹倒下,也将牟海清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牟海清在地上滚了几圈,脑子正晕糊的时候,又是一排子弹打了过来……“好悬,幸好没有打中。”他暗自庆幸,此时的身旁就是一片野树林,牟海清迅速钻了进去。

    也许是敌人距离较远,也许是敌人没有把牟海清当作重要目标,所以也没有来追击他。过了一会儿,看到周边确实没有了动静,牟海清才松了一口气。此时,他突然感觉到右腿钻心的疼痛,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右膝处被炸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雪白的膝盖骨露了出来,伤口处的流血早已浸湿了整个裤腿和鞋子。

    牟海清拖着受伤的腿,艰难的走着,就在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终于碰上了一户人家。那家的主人好心地收留了牟海清,并为他疗伤,一个月后,牟海清伤病痊愈,他感谢了救命恩人才又重新去寻找部队。

    1949年初,牟海清随部队从东北一路南下,准备参加渡江战役。4月,渡江战役正式打响。黑夜里,牟海清坐着小船向着滩头进发,身边炮弹炸起的水花有几米之高,但大家全然不顾,手里紧握枪支,恨不得立马飞到滩头上和敌人拼杀。先头部头已登上了岸,此时敌人兵败如山倒,我军如洪水之势将敌人打得溃不成军。牟海清他们登上滩头后基本上没有遇到抵抗,跟着大部队一路向南京进发。不久,南京顺利解放了。

    王立志:医者仁心

    本报通讯员  石东

    1947年1月1日,不到17岁的王立志报名参了军,隶属于华东军区。由于当时部队医护人员紧缺,组织上让他到某卫生培训学校进行学习,一起学习的有四百多人。当时条件十分艰苦,什么都要靠自己来解决,教室是一间破烂的房屋。没有课桌,大家都是席地而坐听老师讲课。

    前方的战斗在不间断地进行着,医护培训学校也在根据需要进行着转移。在一次转移中,一名学员晕倒了,领导派王立志护送晕倒的学员到医院进行救治。王立志二话不说,背起这名学员就赶路。王立志背着晕倒的学员,忍着饥饿一刻不停地往医院赶,为了加快进度,他甚至扔掉了自己的背包。后来,王立志在一处阴凉地放下学员准备休息一会,没想到,此时晕倒的学员居然醒了过来,看着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王立志,学员又感激又过意不去。看见学员并无大碍,王立志才搀扶着他返回了队伍。

    在学习上,王立志也是十分用功,人体的生理构造、护理的基本知识、药品药物知识等各科成绩都十分优秀。鉴于王立志的突出表现,1948年2月20日,卫生培训学校的校长在全校大会上宣布吸收王立志加入党组织,三个月后王立志转正,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1948年底,淮海战役打响,在战争最紧张最激烈的时候,王立志所在的医院接收了一千二百余名伤病员,王立志和同事每天不停地给伤病员进行包扎、换药、消毒,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只有当夜深人静了,才能稍微打个盹,迷糊一会。有一次,在给一名伤员换药时,实在太困的王立志没有抓稳手中的镊子,镊子从他手中滑落并砸到了伤员腿部的伤口上,伤员疼得大叫了一声并责备了他。受了委屈的他并没有和伤员过多计较,依然细心给伤员处理伤口。一位同事教了王立志一招,实在太困时,就喝两口白酒提神,靠着这种土办法,王立志硬是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候,直到战争胜利。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