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你没有草也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

克拉玛依已有鸟类120种

作者:闵 勇 赵兰生   时间:2019-09-11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黑秃鹫 2015年12月31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北郊,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紫翅椋鸟 2019年9月8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区南郊。

褐头鹀 2014年11月17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北郊戈壁滩。

黑颈鹀 2012年11月15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

大鵟 2013年1月13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文须雀 2012年10月28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西郊凤栖湖景区。

蓝喉歌鸲 2018年6月6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古海生态公园。

灰伯劳 2019年2月4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戈壁深处。

火烈鸟 2018年11月11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东南湿地,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红嘴鸥 2012年9月1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九公里立交桥南侧湿地。

燕隼 2019年9月7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黑翅长脚鹬 2011年5月4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古海生态公园。

波斑鸨 2016年5月26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西郊凤栖湖畔,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大白鹭 2013年9月6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古海生态公园。

环颈雉 2019年3月28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古海生态公园。

棕尾伯劳 2017年5月12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西北郊戈壁滩。

鹤鹬 2019年5月12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古海生态公园。

白翅啄木鸟 2019年2月20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白云五路。

红腹红尾鸲 2012年10月27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北郊防护林带西侧。

巨嘴沙雀 2019年3月27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

猎隼 2019年3月3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白眼潜鸭 2018年9月15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古海生态公园。

绿头鸭 2018年3月28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古海生态公园。

大天鹅 2019年4月2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太平鸟 2014年2月9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银河小区。

黄喉蜂虎 2012年6月8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乌尔禾区艾里克湖湖畔。

长尾朱雀 2012年12月4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东郊龙山滑雪场东侧。

短耳鸮 2019年2月4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黑尾地鸦 2016年6月20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西郊凤栖湖畔。

胡秃鹫 2017年2月7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北郊山峰上,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黑颈鸫 2012年11月15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蓝天三路。

白背矶鸫 2014年5月18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西北郊的戈壁滩。

纵纹腹小鸮 2019年2月13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雀鹰 2019年9月6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黄鹡鸰 2019年3月27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217国道南侧湿地。

大山雀 2012年10月27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林带。

西黄鹡鸰 2018年4月30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西郊凤栖湖景区。

凤头䴙䴘 2019年9月7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古海生态公园。

凤头麦鸡 2013年9月6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黑鹳 2011年10月3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中心城区南郊,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赤麻鸭 2019年3月7日,拍摄于克拉玛依市农业综合开发区。

    只燕隼9月7日出现在克拉玛依市古海生态公园,这标志着克拉玛依收录的鸟类已达120种。

    这只燕隼在猎食一只燕子时,被本报记者抓拍到。

    在此之前,克拉玛依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收录的鸟类有119种,其中38种属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第119种被收录的鸟叫极北柳莺,是观鸟摄影爱好者王瑞8月19日在克拉玛依市区西南郊的戈壁上抓拍到的,这是北疆地区首次发现这种鸟。

    “从小受《克拉玛依之歌》的影响,特别对‘你没有草也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这句歌词印象深刻,但没想到,现在克拉玛依有这么多鸟。”《鸟兽物语》作者郭耕说。这位中国著名科普工作者2014年春到克拉玛依讲学时,“一天时间就拍到了32种鸟”。

    1958年建市的克拉玛依,坐落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常年干旱少雨,地表荒漠化严重,自然植被稀少,达不到大部分鸟类生存条件,尤其不适宜旅鸟、候鸟的栖息和繁殖。又因上游截流,克拉玛依市唯一的天然湖泊——艾里克湖干涸,使鸟类失去了生存条件。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专门到城区周边观鸟,可连麻雀都很难见到。”从事摄影工作41年的克拉玛依市民姜尧回忆说。他当时协助鸟类研究人员拍鸟。

    为改变环境恶劣的状况,1997年克拉玛依启动了“引水济克”工程。1999年9月,建市前就已干涸的玛依湖因上游泄洪形成了40多平方公里的新水域。尽管全市用水紧张,克拉玛依却不动用这片水域,而是让它涵养周边土地,恢复植被。

    2000年8月“引水济克”工程竣工后,克拉玛依来水量不断增多,艾里克湖死而复生。与此同时,克拉玛依又在城区周边建设了4个水源应急地,并开始大面积植树造林与恢复自然植被,还采取多项措施保护生态环境。

    截至2018年底,克拉玛依市绿地面积达到11.57万亩,玛依湖水域面积达到了359平方公里,它们与自然植被和城外4个水源应急地形成了接连的水域和绿地,从而吸引了更多的鸟类前来栖息和繁殖。

    “现在越来越多的候鸟在迁徙途中选择在克拉玛依停留。”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马鸣说,“实际栖息在克拉玛依的鸟类肯定比已收录的120种多。”(图片编辑:崔文娟)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