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二十五载拼搏,聚细流成江海

——记新疆油田公司勘探事业部徐新纽
作者:景璐   时间:2019-03-26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徐新纽 本报首席记者 闵勇 摄

    ■主要工作经历

    ●1994年,徐新纽从江汉石油学院毕业后,被分至钻井公司探井分公司,成为一名钻井队技术员。

    ●2000年,随着陆9井的发现,徐新纽被调至勘探公司腹部项目部经理部担任钻井监督,先后参与和组织了陆9井、石南21井、石南31井、盆5井等多个井区的勘探会战。

    ●2006年,莫深1准备上钻,徐新纽调往勘探公司南缘项目经理部。

    ●2010年,徐新纽负责南缘部署的第二口下组合探井——西湖1井的现场技术管理。

    ●2014年,号称当时南缘最难打的井——霍101井准备上钻。徐新纽提出的在安集海河组应用国产超高密度油基钻井液的想法,仅用不到7天,霍101井就把安集海河组钻穿了。

    ●2018年,高探1井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作为高探1井现场组副组长,徐新纽提出了采用四开井身结构钻井方案,并常驻钻井现场,确保了现场钻探工作的高效运行。

    准噶尔盆地南缘,曾被人们寄予厚望,一旦有所突破,将展现出数千公里的勘探区域,圆几代人的勘探梦想。

    准噶尔盆地南缘,也是钻井难度上的“珠穆朗玛”,位于3000米左右地层的安集海河组层系,堪称世界难题,一度成为钻机最难逾越的屏障。

    终于,随着高探1井的重大突破,南缘勘探之梦又近了一步。在此硕果背后,是无数勘探研究人员们的废寝忘食、披星戴月。而勘探事业部副总工程师徐新纽正是其中一员,他用锲而不舍的精神,十数载寻找解决南缘钻井难题的答案;他用25年的经验沉淀,为南缘勘探贡献了一抹不可忽视的力量。

    结缘勘探事业

    1994年,从江汉石油学院毕业的徐新纽,被分到了钻井公司探井分公司,成为一名钻井队技术员。他仅利用一年实习期就完成了钻井队各岗位轮岗,并熟练掌握了各岗位的操作技能。

    三年间,他承钻探井十余口,足迹遍布西北缘各大探区,迅速积累了大量不同区块之间的钻井经验,提高了解决现场复杂问题的能力。

    在勘探公司第一次组织勘探红旗队评比中,徐新纽所在的队伍就摘得了三面红旗之一。

    而在探井钻井方面的出色表现,也让徐新纽在冥冥之中,与勘探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2000年,随着陆9井的发现,徐新纽被调至勘探公司腹部项目部经理部担任钻井监督,先后参与和组织了陆9井、石南21井、石南31井、盆5井等多个井区的勘探会战。

    快节奏、高负荷的工作,让徐新纽快速成长,之前在钻井队积累的工作经验在这里得到了充分应用,而在勘探公司给予的大平台上,他的知识储备和管理能力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初识南缘难题

    2006年,莫深1准备上钻,勘探公司南缘项目经理部急缺人手,当领导询问徐新纽是否愿意去南缘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搞勘探的人都知道南缘是钻井工程难度上的“珠穆朗玛”,徐新纽也想去看看。

    没过多久,这座“珠穆朗玛”就对他展示了第一高峰的“实力”。

    刚调入南缘项目经理部担任工程副经理,徐新纽就参加了玛河会战。相对于南缘其他片区极端复杂的地质情况来说,玛湖的地质条件较为简单,但在完成玛纳1井的三口评价井钻探任务时,徐新纽还是碰见了南缘钻井的经典难题——恶性卡钻。

    当时,为了尽快建成玛河气田,徐新纽和同事正加快钻探玛纳001井和002井,挂卡、卡钻等难题的出现,不得不让他在井上度过了当年的春节,时刻为解决问题而苦思。

    三千多米深的井钻井周期长达三百多天。在现场,参与作业的同志们都想干出成绩,但受限于技术没有突破,似乎永远都在忙着处理卡钻等问题,可以说“既费力,又不出成绩”。

    也正是这次经历,让徐新纽开始思考,到底如何才能解决南缘的钻井难题。

    决心迎接挑战  

    2010年,徐新纽再次与南缘钻井难题正面交锋。这一年,他负责南缘部署的第二口下组合探井——西湖1井的现场技术管理。由于针对南缘复杂的地质条件仍然没有完善且相对应的钻井技术,西湖1井的钻井周期仍然高达245天,而这已经算得上是南缘工程指标的一个小突破了。毕竟,西湖1井创造了南缘超深井当年开钻、当年完井、当年试油的新纪录。

    为了在西湖1井顺利钻探和试油,徐新纽和同事也付出了极大的耐心,驻井时间超过180天。无论是钻井还是原钻机试油期间,每到关键的施工环节,他都在现场奋战,只为解决南缘复杂地质条件带来的钻井和原钻机试油问题。

    也正是这次驻守一线的经历,让徐新纽对南缘的地质情况有了更系统、更深刻的认识。

    徐新纽和同事已经摸索到了一些解决南缘钻井难题的头绪:钻井液的技术提升可能会成为解决钻井难题的突破口。

    由于西湖1井的钻探效果不错,新疆油田公司又紧接着上钻了大丰1井和独山1井,然而,南缘的复杂地质条件再次成了钻井工程的“拦路虎”。

    其中,由于独山1井位于山前高陡构造,恶性卡钻次数尤其多。在独山1井长期住井处理卡钻的过程中,徐新纽也下定决心:一定要改变钻井液技术体系,否则今后打再多井也仍要受制于同样的困难。

    随即,徐新纽与川庆钻井液公司确定了攻关方向,攻关高密度国产油基钻井液体系。

    然而,好的想法却没有合适的机会可以验证。2013年前后,由于复杂地质条件使得勘探一直没有明显突破,南缘勘探陷入低谷期,钻井工作量大大减少。

    对此,徐新纽并不气馁,他沉下心将更多的时间用于经验总结、虚心学习和技术攻关,积蓄力量随时准备迎接新的挑战。

    坚持攻坚克难

    终于,时机到了。2014年,号称当时南缘最难打的井——霍101井准备上钻。在论证钻井液方案时,徐新纽提出的在安集海河组应用国产超高密度油基钻井液的想法,得到了与会领导和专家的认同。实钻结果也令人振奋,仅用了不到7天,霍101井就把安集海河组钻穿了。

    以往,想要把安集海河组打过去,少则九十多天,多则二百多天。现在,却用了不到7天的时间就把安集海河组打过去,是革命性的提速。

    钻井液技术和钻井技术的进步是巨大的,但质疑也纷至沓来。有人认为,霍101井用7天钻穿安集海河组是特例,不能证明油基钻井液体系具有普遍适用性。徐新纽也只能等待时间再次来印证。

    2017年,霍11井上钻,油基钻井液再创佳绩,同样仅用一周时间就钻穿了安集海河组。

    这次,国产超高密度油基钻井液技术终于让众人信服,并得到了油田公司上至股份公司领导的一致认可。

    终于水到渠成

    一步一步的技术突破,为南缘的勘探铺就了道路;25年的不断探索拼搏,终将点滴经验汇聚成了能够破山碎石的江河。

    去年,新疆油田公司再次征战南缘下组合,高探1井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南缘的井难打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作为超深探井的高探1井也不例外。高探1井地质情况异常复杂,5594米以下地质资料空白,强水敏性泥岩、膏质泥岩、超高压水层、地质破碎带等都是阻碍安全快速钻井的难题。

    通过分析高泉1井实钻资料,结合在南缘多年来积累的成熟技术和经验,徐新纽提出高探1井采用四开井身结构,使用油基泥浆完成四套复杂地层(塔西河组、沙湾组、安集海河组、紫泥泉子组)同一裸眼段钻进,确保高探1井又好又快地完成钻探任务。

    经过各方专家的反复论证,四开钻井方案终获批准,而方案的优势也渐渐在钻井过程中体现出来。

    在高探1井的实钻过程中,油基钻井液展现出了巨大优势,实现了三四开井段零事故的优快钻进,比高泉1井缩短工期二百多天。

    同时,作为高探1井现场组副组长,徐新纽常驻钻井现场,充分利用多年来的技术优势和现场经验,针对现场出现的问题,及时制定解决措施,确保现场钻探工作的高效运行。

    钻井现场,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天气是寒冷的,但徐新纽的心是火热的。因为,在南缘十几年的寻寻觅觅,终于有了答案;因为,几代人的勘探梦想,终于有了开始的地方。

    如今,高探1顺利完钻,喜获高产油流,展现了南缘优质高效领域的巨大潜力。但徐新纽却并未停止前进的脚步。

    他常说:“高探1井的成功只是‘拿下南缘’这句话后的‘逗号’,今后,还有很多困难等待着我们去克服,但不论困难有多大,我们都将风雨无阻,奋勇向前。”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