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玉经琢磨成器,梦经奋斗成真

——记新疆油田公司勘探事业部陈超峰
作者:   时间:2019-03-19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陈超峰 本报首席记者 闵勇 摄

    ■主要工作经历

    ●1996年,陈超峰大学毕业后被分至试油公司,主要负责试油现场管理工作。2002年,陈超峰调入勘探公司工作至今。

    ●2002年11月,陈超峰参与准噶尔盆地南缘西5井试油,碰到油管被埋等复杂情况,初次认识了南缘试油工作的难度。

    ●2003年4月,陈超峰参与南缘霍10井的试油工作,也遇到了诸多等难题,常需驻井数月,最终顺利完成工作,并发表了专业论文,为复杂井试油工作提供了技术参考。

    ●2012年,陈超峰参与准东页岩油勘探工作,先后解决了页岩油储层压裂改造、带压钻取桥塞等难题,完善了试油施工方案,为页岩油试油提供了技术支持。

    ●2018年,陈超峰主要负责高探1井的试油方案确定把关和试油施工现场总指挥工作,并在严寒中常驻现场,为高探1井成功试获高产工业油气流贡献出了应有的力量。

    本报记者 景璐

    23年来,从一名普通技术人员成长为高级工程师,“玉不琢,不成器”这句话是对他工作经历的真实写照。

    不论是面对准噶尔南缘的复杂地质条件,还是准东致密油的储层改造,在一次次与困难的对峙中,他依靠的从来不是运气,而是百炼成钢的毅力和兢兢业业的工作。

    他就是陈超峰。

    当他把每一次考验都化为经验,将工作难题当作梦想来追逐,再大的困难也阻挡不了他前进的脚步。

    试油现场遇阻

    见识南缘难题

    1996年,陈超峰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毕业,被分到试油公司,主要负责试油现场管理工作。2002年,他调入勘探公司工作至今。23年来,从准东到腹部,再到南缘、西北缘,陈超峰工作过的地方几乎覆盖了整个准噶尔盆地。

    工作中,陈超峰处理过很多试油难题和紧急时刻,但对南缘复杂地质条件所带来的试油难度,他一直记忆深刻。

    2002年11月,准噶尔盆地南缘西5井在试油时,遇到了复杂情况——井筒内出的泥浆和砂砾将油管埋卡,从地下2400米一直埋到了4400米。2000米的油管在井里,提不出来,试油资料难以录取。

    西5井是当年的一口重点探井,要求高、时间紧,现场所有作业人员的心一下揪在了一起。

    这是陈超峰在南缘干试油工作第一次碰到难题。

    油管被埋了两千多米,这让修井的难度大大提升。后来,大家尝试用多种方法处理井下油管埋卡问题,经历两个多月,才完成修井工作。

    在这几个月的奋战经历,不仅让陈超峰积累了诸多解决现场复杂问题的经验,也让他第一次见识了南缘试油的难度。  

    再遇南缘挑战

    进行技术革新

    或许是上天有意磨练他。2003年4月,陈超峰参与了南缘重点探井霍10井的试油工作。起初,在精心的策划下,现场工作稳步推进,试油获得高产工艺油气流。但在喜悦后不久,陈超峰和现场作业人员就遭遇了因地层压力系数大而带来的压井困难、因地层应力高而造成的套管变形等一系列问题。

    当时,这口井的地层压力系数高达2.53,井控风险很大。同时,储集层的成岩性差,岩石胶结疏松。

    “如果试油过程中压差过大,地层随时都有可能出砂,套管也会发生变形,这样测试管柱就会被堵或被卡,最严重时可能导致油气井报废。”想到这儿,陈超峰心里一紧。

    陈超峰立即将情况进行了汇报。之后,他协助相关领导,从管柱设计到射孔优化、再从压差控制到地面监控,采用多种技术方案抑制地层出砂,最终将难题一一解决。

    而这仅仅是刚刚开始,南缘复杂地质条件比陈超峰想想中的还要难上加难。

    为了能够第一时间解决试油工作的种种难题,陈超峰在现场一驻就是好几个月。

    长期的全心付出换来了回报,2004年12月,陈超峰参与撰写的以霍10井为例的论文《异常高压复杂探井的试油工艺技术》发表,为类似的复杂井试油工作提供了技术参考。

    日行上百公里

    积累丰富经验

    南缘的两次大难题让陈超峰的工作能力迅速提升,日常工作中无数的小难题也给了他积累经验的契机。

    2005年,是陈超峰在勘探公司南缘项目经理部工作以来,试油任务最重的一年。一年间,南缘探区有7口井同时作业,井与井之间最长距离是五百多公里,而且每口井情况都非常复杂,施工难度很大。忙碌时,陈超峰一天内就要乘车行进几百公里,在三四口井间奔忙。

    特别是在安5井中途测试过程中,由于其地层极易出砂,测试流体通过的孔道太小,导致测试工具堵塞,陈超峰和作业人员前期的测试方案没有达到施工目的。在认真分析失败的教训后,陈超峰创新了防砂全通径测试技术进行施工,不仅成功录取到了地层相关资料,还将其发展为一项测试工艺,一直沿用至今。

    2007年,玛河气田的勘探评价任务十分繁重,在该区三口评价井的中途测试和完井试油过程中,陈超峰针对玛河气田目的层的特点,从前期队伍的选择、工具的准备到制定安全预案和施工工序等都进行了详细策划。

    裸眼井中途测试历来是个难题,对井筒条件和施工细节的要求很高。通过精心组织,陈超峰先后成功组织了玛纳001井和玛纳003井的裸眼中途测试工作,为玛河气田的油藏评价和裸眼井中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为玛河气田于2007年11月投产开发赢得了时间。玛河气田成为新疆油田首个当年设计、当年建设、当年投产的整装气田。

    探索页岩油藏

    技术精益求精

    时光飞逝,2012年,陈超峰又遇到了职业生涯中的一次大挑战。这一年,新疆油田勘探工艺和思路发生了大转变,准东的页岩油让所有勘探人的思想认识开拓创新。当然,由于页岩油压裂规模大、施工周期长,这一年的勘探任务也非常繁重。

    在施工中,陈超峰与同事接触到了很多新知识、新问题,他们认真收集各种资料,不断探索、刻苦钻研,先后解决了页岩油储层压裂改造、带压钻取桥塞、地面排采流程等各种难题,完善了试油施工方案,为页岩油试油提供了技术支持。

    期间,吉30井分8层压裂,连续施工了15天,遇到了砂堵、排砂和下桥塞遇阻等前所未有的问题。第一层施工中,陈超峰在现场不眠不休地连续工作了48小时没有休息。在后续钻桥塞时,他连续一周当天早上到井,次日凌晨3点左右才返回驻地。急、难、险、重的工作也让陈超峰的专业技术、管理能力日益精进。

    多年身经百战

    一朝梦想成真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2018年,作为勘探事业部试油方面的专家,陈超峰主要负责高探1井的试油方案确定把关和试油施工现场总指挥工作。他又一次与南缘这个“老对手”交锋,并用前23年攻坚克难的经验“一战成名”。

    结合前期的技术储备和经验积累,陈超峰在高探1井试油方案的设计和优化时,前前后后进行了十多次修改,只为确保施工时万无一失。

    然而,在试油现场,他和作业人员仍然遭遇了超高产量下的生产管理、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低温天气等一系列困难。

    尤其是在高探1井射孔后,面对超高产量的原油,一方面,现场的油罐车组织出现了困难,另一方面,还要按照试油方案增大油嘴和产量。为了协调油罐车,陈超峰连夜奋战,每半个小时与油罐车司机联系一次,以确定其位置、计算好罐容,为后续生产制度的优化提供了依据。

    繁重的工作任务和巨大的精神压力常常让陈超峰彻夜难眠,嘴上长满了泡。而现场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严寒天气,对陈超峰和现场作业人员的身体造成了影响。很长一段时间里,陈超峰和多位现场作业人员都得了严重感冒,工作时不停咳嗽。

    终于,所有人的付出换来了丰硕的成果——高探1井试获高产工业油气流,圆了几代石油人的南缘勘探梦。

    然而,在大家沉浸在勘探突破的喜悦时,陈超峰又开始了新的前进的脚步:组织科研项目、订制配套设备、进行人才培养……

    他熟悉南缘这个“老对手”,也知道未来可能还会遇到各种难题,但他仍然选择勇往直前。正如他的诗中所写:“作为一名勘探者,就是一位拓荒者,一路行来,没有寂寞,只有一路高亢的歌……”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