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安晓琴:成为警察不后悔

作者:本报记者常钰君   时间:2019-03-08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姓名:安晓琴

    年龄:37岁

    职业:市公安局支队综合办主任

    最想说的话:“身为女警,以警队为荣。身为警察,以警营为家”,我爱这份职业,我爱这身蔚蓝。

    一天晚上,安晓琴下班刚回到家,突然接到电话,通知有事要立刻赶回单位。

    她迅速穿起警服,准备出门。

    “妈妈,你又要去单位吗?”

    “嗯,妈妈有点事要出去一趟,你在家乖乖看书,到点了按时睡觉,我一会儿就回来。”安晓琴抱起年幼的儿子,朝他脸上亲了一下,推门而出。

    类似这种“有事赶回单位”的场景,十几年来,在安晓琴的生活中上演了不知多少次。

    安晓琴是一名警察,可最初,这并不是她最想干的职业。

    意外考警察

    2005年,24岁的安晓琴从阿克苏来到克拉玛依市,参加公务员面试,本想试水的她,却顺利地通过了层层考验,考上了警察。

    “安晓琴,恭喜你,你是第一名。”他人的祝贺并没有让安晓琴感到惊喜。

    当警察的确并不是她的初衷,当初,来克拉玛依是因为,她和男友商量决定到克拉玛依发展,于是她辞去了自己热爱的教师工作,从老家阿克苏来到克拉玛依。可结果,她到克拉玛依后,男友刘鸿海去了伊犁武警部队服役。

    安晓琴原本是带着家人的祝福和对爱情的期望来到克拉玛依的,谁知落了个空,心理落差极大的她,只能在每晚刘鸿海给她打电话时找到些安慰。

    “我到底该不该当警察?”安晓琴在心中无数次问自己。

    “相信你是最棒的,你一定要坚持。”安晓琴每每想要退缩时,耳边就响起刘鸿海的话。男友的安慰给安晓琴吃了一颗定心丸,安晓琴选择了前进。

    2005年夏季,入警培训的点点滴滴,成为了安晓琴记忆深入最闪亮的星辰。

    作为“半路警察”,她要比别人付出更多,要比别人更坚强。

    没吃过苦,没拿过枪,每天的入警培训安晓琴都格外认真;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和警务技能训练,安晓琴一直咬牙坚持着;在38摄氏度的高温下站军姿,在操场上进行警务技能训练,在靶场上练习射击,白皙的脸庞变得黝黑,娇嫩的双手变得粗糙……

    一分耕耘一份收获。

    体能、警务技能、理论测试,安晓琴名列前茅。因在培训中表现突出,获得了“优秀学员”的称号。

    虽然还是算不上喜欢,但安晓琴的警察生涯就此拉开帷幕。

    真心当警察

    走上了工作岗位,穿上了警服,意味着安晓琴的角色从一名人民教师正式向人民警察转变。

    她被分到了刑侦大队的技术室,安晓琴的工作就是从肉眼难见、转瞬即逝的痕迹上搜索蛛丝马迹,然后利用专业知识和技术,让这些蛛丝马迹成为破案关键。

    过去,安晓琴对刑警的印象是冲锋在一线与歹徒搏斗的惊险,或是利用各种高科技设备侦破疑难大案,而事实上,技术警察更多是在现场做勘查。

    从三尺讲台,走进犯案现场,这对于安晓琴来说,有太多值得纪念的人生第一次,比如,第一次见到尸体。

    安晓琴以前只在电视中见过尸体,她没想到,现实中的尸体根本让人无法靠近。

    那是2007年,安晓琴参加一次勘察现场的任务。

    在某地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男尸,当时现场封闭,空气中弥漫着阵阵刺鼻的恶臭。用安晓琴的话说,那味道简直是比酒后呕吐物还要臭一百倍。

    当看到尸体静静的“躺”在离她不到两米的地方时,安晓琴的双腿抖得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步都挪不动。

    “愣着干嘛?赶紧拍!”听到师傅的一声命令,安晓琴赶紧端起相机,一点点拉近对焦,在由虚到实的瞬间,她只觉一阵头皮发麻。透过镜头,她看见蛆虫正从身体的一个部位钻了出来,她一阵心惊。

    “不克服这种困难还怎么工作?”为了克服这种心理障碍,安晓琴训练自己每天边吃饭边看尸体照片,她对自己的狠劲,男同事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温柔的女汉子”。

    2007年,安晓琴和刘鸿海结为夫妻。婚后两年多,他们的孩子出生了。随后,她被调至支队综合办工作。

    综合办是一个特殊岗位,不用再出血淋淋的现场,但是要求文字功底扎实,对各类信息敏锐。

    安晓琴在工作之余,每晚学习《应用文写作》《秘书之友》等书籍,提高文字协作能力,以适应新的工作环境。

    “这样的学习远远不够。”安晓琴为了提高自身文化水平和综合素质,在家人和单位的支持下,2013年参加了在职研究生考试,考上了西北师范大学。三年后,她取得了公共管理硕士专业学位。

    从警13年里,每每看到自己的努力,成为案件侦破的线索和关键,安晓琴就觉得,自己的这份职业有着非凡的意义。

    也许就是从这时开始,安晓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警察这个职业。

    警察不容易

    当警察的时间越长,安晓琴就越觉得,警察这个职业不容易。

    “妈妈,别太累,早点回来,”2017年,儿子刘安冉已上小学二年级了,他早已习惯了母亲一接电话立马出门的场景。

    “好,你暂时到邵阿姨家住几天,妈妈处理完事情就回来。”安晓琴摸了摸儿子的头,将他交给了邻居邵英,微笑着转过头,忍住了眼睛里的泪水。

    2017年,支队将迎接一次重要的达标验收。此时的安晓琴是支队办公室主任,这项重要的工作又落到了她的身上。

    为确保达标验收工作万无一失,安晓琴决定住在单位。而丈夫刘鸿海转业回来后在“访惠聚”驻村工作队,她只能将年幼的儿子交由邻居照料,自己全力扑在验收准备工作上。

    “妈妈,今天我自己去上围棋课了,我竟然认得路……”

    “妈妈,我今天上竹笛课学会了《彩云追月》,等你忙完了我吹给你听……”

    “妈妈,我今天做了好事,帮助生病的同学做了值日……”

    “儿子,你最棒!”

    每天,安晓琴都要在电话中鼓励儿子,电话里短暂的陪伴,让儿子刘安冉感到无比满足。可电话这头的安晓琴每次挂了电话后,都会陷入沉思。

    看着办公桌上一家人的全家福照片,安晓琴觉得愧疚不已,她希望早早完成这项重要的任务,与家人团圆。

    每次想到这里,她便会更加努力地工作:继续研究考核细则,撰写汇报材料,整理档案资料……

    “儿子,对不起,妈妈让你久等了,我一定弥补你好不好?”验收成功的那天,安晓琴没有留在单位接受更多的荣誉和赞扬,而是冲到邻居家抱起儿子,向他赔礼道歉。

    “妈妈你看,你不在的这些天,我得了好多小红花,送给你。”

    看到儿子如此懂事,安晓琴欣喜的泪水一顷而下……

    为了弥补儿子,安晓琴许下陪他们父子俩旅游的诺言,然而,这个承诺至今尚未实现。

    “妈,你说带我出去玩都两年了,我连首都北京都没去过,同学都去过很多地方呢。”

    旅游,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一个奢侈的事情——

    安晓琴和刘鸿海蜜月旅行因为工作取消了;孩子出生后,忙于学习和工作的安晓琴也没有合适时间陪父子俩旅行。

    在这个当初不想干的职业里,安晓琴摸爬滚打了13个年头。13年里,从最初的不爱,到适应这个职业,再到爱上这个职业,安晓琴付出了很多。

    当警察不容易,当女警察更不容易。每当有人问她下辈子还当不当警察,安晓琴的脑海中闪现的是这样的场景——她给儿子讲自己身边警察叔叔和阿姨的故事时,儿子的眼里是闪着光的。

    从事这个“当初不喜欢”的职业,安晓琴无悔!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