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布阿仙木:鱼与熊掌兼得

作者:朱芸 蔡晓青   时间:2019-03-08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姓名:布阿仙木·阿不力孜

    年龄:41岁

    职业:重油开发公司集输联合站92#原油处理站资料工

    最想说的话:生活要一直向前看,希望能和家人们一起勇往直前,在不断学习和进步的过程中,收获美好与爱。

    永远忘不了13年前那个夏天的心惊。

    结束一周封闭培训的布阿仙木·阿不力孜回到家,无意间摸到女儿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她仔细一瞧:女儿五官抽动,四肢动作也有些僵硬……

    她赶紧叫回上班的丈夫,带着女儿往医院赶。

    亏得医生处理及时,女儿的情况总算稳定下来。

    但布阿仙木·阿不力孜再不敢心存侥幸,当天医生的话一遍遍抽打着她的心:“你们怎么当父母的?孩子都烧抽搐了,你们才发现,再晚一点,有你们后悔的!”

    痛定思痛,布阿仙木·阿不力孜下定决心:即便再难,她也要努力平衡好生活和工作。

    是要鱼,还是熊掌?

    布阿仙木·阿不力孜曾当了10年的新疆油田公司重油开发公司集输联合站92#原油处理站运行一班班长,目前已是一名首席技师。

    从2004年起,布阿仙木·阿不力孜连续4年参加技能大赛,封闭培训的日子大大超出了她陪伴家人的时间。到了备赛阶段,持续几个月,她都要吃住在训练场,早上7时起床,凌晨两时以后才能睡觉。

    2004年第一次参加技能大赛,布阿仙木·阿不力孜什么名次都没有拿到,她伤心难过,但她更想弥补缺憾。

    布阿仙木·阿不力孜备赛期间的刻苦,在旁人看来已经到了虐心的程度——

    她睡得永远比别人晚,每天23时后,队友结束训练回去休息了,她不走,一直练到凌晨;她的工服永远比其他人的脏,因为训练出汗,工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汗渍斑驳;她的手疼得拿不了筷子,端不起碗,过去的纤纤玉手生了厚厚的老茧,粗糙不堪。

    当然,这些身体的“虐”不算什么,更让她痛的是:家成了旅馆,女儿丈夫成了陌路人。

    布阿仙木·阿不力孜时常想:自己是中专学历,在技能大赛拿到名次,就能在工作中更进一步,但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牺牲家庭,成就自己?

    女儿的那次急病,让布阿仙木·阿不力孜下定决心:就算大家都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她也要努力试试。

    布阿仙木·阿不力孜把所有备赛之余的休息日都留给了女儿,陪孩子上课外班、逛书店,一起做手工;封闭备赛无法回家,她忙得没时间吃饭,也要每天坚持和女儿丈夫通话沟通;返回训练场前,她都要提前买好一周食物,并将女儿一周每天要穿的衣服搭配好放进衣柜……

    即便布阿仙木·阿不力孜封闭参赛无法回家,这些点点滴滴传递出的爱,也让这个家充满温暖。

    2008年,布阿仙木·阿不力孜代表新疆油田公司参加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首届集输工技能大赛,获得银牌,实现了新疆油田公司少数民族选手在集团公司大赛中奖牌“零”的突破。

    布阿仙木·阿不力孜成就了自己,也并未牺牲家庭。

    是负累,还是后盾?

    “妈妈扎人!”参赛完回到家,布阿仙木·阿不力孜的手刚一摸到女儿的脸,5岁的女儿就大叫起来。

    在一旁的丈夫微笑着对女儿说:“孩子,妈妈就是用这双扎人的手,在全国大赛拿了大奖呢!”

    丈夫的话让布阿仙木·阿不力孜心头一热。回忆袭来——

    那是2004年,布阿仙木·阿不力孜萌生了参加技能大赛的想法,但她想到女儿年幼有些犹豫。

    丈夫在这一刻给予了她全力的支持,布阿仙木·阿不力孜走向赛场。

    刚开始备赛,一到晚上,布阿仙木·阿不力孜总是忐忑不安地给丈夫打电话:“女儿睡了吗?是不是哭着找我了?”

    “睡了,没有哭,你老公我厉害着呢,放心吧!”渐渐地,丈夫被历练成了“超级奶爸”。

    听着丈夫开玩笑地说自己带孩子“厉害”,布阿仙木·阿不力孜在电话那一头笑起来,挂了电话,眼角的泪水却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布阿仙木·阿不力孜知道,丈夫是个大学生,在单位也是技术骨干,而自己只是一个中专生,能在技能大赛获奖,丈夫为自己付出了很多。

    妈妈拿了大奖,女儿坐不住了。女儿向布阿仙木·阿不力孜下了挑战书——要和妈妈比比谁获得的奖状多!

    女儿喜欢英语,喜爱阅读、绘画,喜欢参加公益活动……只要女儿有兴趣,布阿仙木·阿不力孜都鼓励女儿参加,她想让女儿有更多的社会实践经历,锻炼她的能力。

    朗读比赛、优秀红十字会青少年、数学竞赛、英语阅读竞赛、亲子运动比赛、校园科技创意比赛、拾金不昧美德少年……女儿每年都是三好学生,女儿的每一张奖状,布阿仙木·阿不力孜都如获至宝地保存,欣慰地看着女儿一点点地进步、成长。

    “妈妈,你帮我看看这几个字。”一天中午,女儿书法作业写完了。

    “你看这个‘木’字,要注意老师写的撇和捺的角度,还有你拿钢笔的姿势也要注意,要记住书法班老师教的要领。”布阿仙木·阿不力孜说完,女儿高兴地拿着作业本跑回书房。

    看着女儿的背影,布阿仙木·阿不力孜感慨地说:“要是我小时候也上书法班,我的字肯定也写得很好看。”

    “你的字确实没有我的好看。”坐在沙发上的丈夫打趣道。女儿立刻接茬:“咱们家,除了妈妈,其他人的字都好看。”

    话音未落,全家人已笑成一片。

    这一刻,布阿仙木·阿不力孜明白了:家庭从来不是负累,而是后盾;从来不是牺牲,而是成全。

    是止步,还是前进?

    比赛拿了奖,布阿仙木·阿不力孜逐渐成长进步,如今成了首席技师。

    一天下了夜班刚进家门,布阿仙木·阿不力孜就接到了接班同事、92#原油处理站运行四班班长盛林的电话。

    “靠近1号消防泵房后面的管线摸起来好像没有平时那么热,你下班前有没有发现异常?”听到这话,布阿仙木·阿不力孜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下班前巡检时都正常,没有发现异常。温度降得多吗?严重吗?我现在来?”布阿仙木·阿不力孜着急了。

    “你先别急,只是摸起来没有往常热,我先处理看看。”盛林挂了电话。

    布阿仙木·阿不力孜的心一下子悬起来,10分钟过去了……不能等了,她再次拨通了盛林的电话……得知盛林已经采取了管线放水、调高蒸汽温度等措施后,她才脱下了已经穿上的鞋子。

    她在家中来回踱步,半个小时后,竟然无力地躺在了客厅中央的地毯上。她的右手抓着手机,左手捂住胸口,心里默念着:“千万别上冻,千万别上冻……”

    直到盛林再次打来电话,说管线一切正常,布阿仙木·阿不力孜悬着的心才放下。

    “你也是老班长了,咋紧张成这样?” 盛林打趣说。

    “我担心是自己的工作不到位,给你、给处理站带来麻烦。”布阿仙木·阿不力孜说。

    布阿仙木·阿不力孜今年41岁,在站上是老资历了,还拿了大奖,但对管理的每一节管线,她从来不敢大意。因为一旦出问题,影响的就是整个公司的原油产量。

    当了首席技师后,布阿仙木·阿不力孜在不断完善自己的同时,承担了公司“传帮带”的工作。十余年来,她持续带徒弟、帮新人,还担任起了重油公司中级工、高级工鉴定考试的辅导老师。2017年,由布阿仙木·阿不力孜辅导的徒弟孙琬获得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首届集输工技能大赛铜牌。

    布阿仙木·阿不力孜明白,虽然自己只是油田一线一个小站上的最默默无闻的工人,但他们这一颗颗螺丝钉,也有着无比重要的作用,唯有不断学习和努力,在单位才能胜任岗位,在家里才能当好榜样!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