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古力仙:是老师也是妈妈

作者:王雯婧 田华英   时间:2019-03-08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姓名:古力仙·吾守尔

    年龄:55岁

    职业:克拉玛依广播电视大学教师

    最想说的话:学生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有了家庭的支持,我才能更好地教导学生。

    “老师,我是和田的玉素普江……”

    “老师,我是库尔勒的亚森……”

    “老师,我是博乐的阿依古丽……”

    “老师,我是努尔艾力,我找到工作啦!”

    2019年春节期间,古力仙·吾守尔的电话和微信响个不停。

    “都是我的学生,都是给我报喜和拜年的。”古力仙·吾守尔得意地跟女儿古丽胡玛尔·地力下提炫耀。

    手里正剥着桔子的女儿将一瓣桔子送进了古力仙·吾守尔的嘴里:“那是,我妈是最棒的!”

    古力仙·吾守尔笑着咽下,从嘴里甜到了心里。

    认真的老师

    “你去我们才放心。”

    2018年3月,古力仙·吾守尔接下了去乌尔禾区教授村民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重任。

    来到乌尔禾,54岁的她坚持与学生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因为“有学生,就要有教学”。

    “a、o、e……”古力仙·吾守尔张大嘴巴,让学生注意观察,和她一起读拼音;“横、竖、撇……”学生拿铅笔,她拿粉笔,大家一起边念边写;“排队、打饭、好吃……”食堂里,古力仙·吾守尔鼓励学生开口交流;“传给我、投得好、跑慢点……”她在操场上吼着,学生也跟着她一起大声说着。

    互动教学激发了学生学习语言的兴趣,但总有人退缩。

    46岁的吾买尔特别想学好,可看看黑板上整整齐齐的方块字,再看看自己写得歪歪扭扭的字,他打起了退堂鼓;而年近40岁的努尔买买提没上过学,他直言对学习没兴趣。

    面对想要放弃的学生,古力仙·吾守尔讲了自己的故事。

    16岁,古力仙·吾守尔外出求学,听不懂、不会说国家通用语言,更不会写,只会唱一首跑调的《我爱北京天安门》,她成了同学们笑话的对象。

    “我就不信学不好。”古力仙·吾守尔下定决心攻克语言难关。

    早上天没亮,同学们都在睡熟,古力仙·吾守尔带着水和馕,悄悄去自习室学,她对着《新华字典》一遍遍边抄边念;晚上,古力仙·吾守尔拉着舍友练习;周末,就彻底“泡”在自习室里……

    古力仙·吾守尔的故事打动了学生们。

    在她离开乌尔禾时,班里的同学们已经能说会写一千多个字了。

    有爱的“妈妈”

    1995年,学生布合丽切木成了古力仙·吾守尔的“女儿”。

    布合丽切木的妈妈因为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并引发了并发症。一天,布合丽切木带着妈妈来到古力仙·吾守尔家。

    “妈妈非要来。”布合丽切木调皮地伸了伸舌头,跑去上课了。

    女儿走了之后,布合丽切木的妈妈握着古力仙·吾守尔的手,“我身体不好,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

    说着说着,布合丽切木的妈妈哽咽了,她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塞到古力仙·吾守尔的手中,“如果我不在了,求你帮我照看布合丽切木,这是我家唯一值钱的东西,你收着。”

    看着眼前这个消瘦的女人不顾自己的病痛,安排谋划女儿的将来,古力仙·吾守尔眼圈红了,心如刀割。

    “我也是有女儿的人啊。”古力仙·吾守尔握紧布合丽切木妈妈的手,郑重地承诺,“你放心,我照看她。”

    一年后,布合丽切木妈妈去世了。古力仙·吾守尔像对待女儿一样对待布合丽切木。

    1998年,布合丽切木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一天,古力仙·吾守尔将布合丽切木妈妈交给她的盒子取出来,取出盒子里的金戒指,郑重地递交到布合丽切木手中。

    “这是妈妈留给你的礼物。”拿着那枚戒指,布合丽切木趴在古力仙·吾守尔的怀里,泣不成声。

    布合丽切木只是古力仙·吾守尔帮助过的众多孩子中的一个。

    从教期间,看着那些家境困难的孩子,古力仙·吾守尔总想帮一把,“都是孩子,都不容易”。

    学生没钱吃饭,她邀请他们来自己家吃;学生没钱买衣服,她给学生添新衣……

    1995年,每日工资只有四五百元的古力仙·吾守尔拿出家中积蓄,替贫困生大木汗和阿孜古丽交了7000多元的学费……

    一心装着学生的古力仙·吾守尔,也得到了孩子们真诚的心。

    2000年春节,学生菲落热的单位发了两箱水果,她迫不及待地送到古力仙·吾守尔家里。“那两箱水果,比黄金还贵重。”古力仙·吾守尔对家人说,“那是学生对我的爱。”

    2017年,古力仙·吾守尔去博乐参加婚礼,刚走出车站,就被两个等候在门口的孩子一左一右架着去了一家饭店。

    推开包厢门,6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齐刷刷地站起来,大声喊道:“老师好!”

    看着那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古力仙·吾守尔这才发现,包厢里全是她曾经教过的学生。

    那一顿饭,古力仙·吾守尔觉得,是她吃过的最香甜的一餐……

    和谐的家庭

    “妈妈,今天我也和你一起去学校。”在古力仙·吾守尔的记忆中,这是两个孩子经常说的一句话。

    古力仙·吾守尔和丈夫地力下提·苏里坦同为广播电视大学老师。

    没有亲戚帮忙,孩子小没人照看,她就带着孩子们一起去学校。她上课,两个孩子要么站在门外玩耍,要么坐在后排看书。

    1994年年初,不到2岁的儿子伊尔下提·地力下提在教室外扶墙走路时,不小心摔倒,哭声响彻楼道。听到儿子的哭声,古力仙·吾守尔心紧了一下,可课才上到一半,她没有出去。

    孩子的哭声一直没有停,坐在后排的女学生忍不住冲了出去,抱着伊尔下提·地力下提哄了起来,哭声才渐渐停止。

    下课铃响了,古力仙·吾守尔跑出去,从女学生手中接过孩子,轻轻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痕,古力仙·吾守尔想扮个鬼脸逗孩子笑,眼泪却先掉了下来,“妈妈对不起你。”

    孩子们长大了,古力仙·吾守尔的工作也不那么忙碌了。每天晚上,全家人就会围坐在家里的小圆桌边,古力仙·吾守尔夫妇备课、看书,两个孩子学习、写作业。

    “小圆桌承载着我们家的回忆,‘走亲戚’也是在小圆桌上决定的。”古丽胡玛尔·地力下提说。

    原来,孩子们小时候看到其他小朋友周末去亲戚家里吃饭,很羡慕,也想在周末走亲戚。

    可古力仙·吾守尔和丈夫在克拉玛依没有亲戚可走。

    为此,全家人在小圆桌上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决定每周六外出就餐。这样一来,感觉又走了亲戚又提高了生活质量。

    其实,全家人还是最喜欢地力下提·苏里坦做的“肉稀饭”。

    这是地力下提·苏里坦为古力仙·吾守尔做的第一道饭。

    结婚第二年,古力仙·吾守尔卧病在床,地力下提·苏里坦不会做饭,但他想让妻子吃上热饭,于是让古力仙·吾守尔语音遥控自己,“你指挥,我来做饭。”

    “放油、放肉、放菜、放盐……”在夫妻双方的配合下,一锅鲜美的肉稀饭做成了。

    从此,肉稀饭就成了全家人的最爱。

    孩子们考上大学离开家之后,古力仙·吾守尔和丈夫过起了“二人世界”。

    去年,古力仙·吾守尔在外出差,中途赶回来在房产交易大厅办事。

    正在打印文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你瘦了。”

    丈夫地力下提·苏里坦将一个袋子塞到了她的手里,袋子里装着一块煮熟的羊肉、两个鸡蛋、一个馕和几个苹果。

    古力仙·吾守尔嘴上埋怨着,“又不是吃不上饭,准备这些干嘛?”嘴角却微微上扬……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