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吴小洁一大早丢失背包,保洁员塔吉古丽·托呼提捡到后急寻失主,面对吴小洁的感谢,她说——

“不是我的钱我不能要”

作者:莫延兰 闵勇   时间:2018-10-25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失主吴小洁给塔吉古丽·托呼提送锦旗。本报首席记者 闵勇 摄

    吴小洁真正体会到了大悲大喜的含义。

    就在10月20日这天,她从头皮发麻、两腿发软,到抱着塔吉古丽·托呼提喜极而泣,前后不到一个小时。

    在这不足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一个装有1.6万元现金的黑包,辗转数双手,最终回到了失主吴小洁的手中。

    这一切,吴小洁都没有想到。

    急——

    催啊催,包丢了

    10月20日9时许,市水务公司抄表员吴小洁赶着去单位开早会。

    快迟到了!

    她一手提着自己的黑包,一手拿着手机不停催着来接自己的同事,一边气喘吁吁往楼下跑去。

    跑到位于城南小区的家楼下,吴小洁四下环顾,左手边不远处有一把长椅。

    来不及思考,她跑到长椅前坐下,一边大口喘粗气,一边放下包,拿出手机又一次给同事发微信,“我已经到楼下了,你到哪了?”

    这时的吴小洁满脑子想的都是,同事到了吗?还没到吗?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小洁,我到你家对面的马路边了,你快点过来!”电话里传来同事焦急的催促声。

    拿上手机,吴小洁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马路边跑去,包却忘在了长椅上。

    悲——

    怎么把包丢了

    终于在9时30分公司开早会前,赶到了单位,吴小洁长舒了一口气。可在下车的那一刻,她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她在脑海中快速思考一个问题,带包了吗?没带包吗?坐进会议室里,她又把走出家门后慌乱的一幕,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这才意识到,包丢了!

    一想到包里装的1.6万元现金,吴小洁一阵头皮发麻,两条腿不自觉地打起抖来,完了!钱丢了!

    此时的吴小洁无心理会早会的内容,她一遍遍自责,在心里反复骂自己,同时又一遍遍地思考,包在哪?怎么找?能不能找到?

    如果包里没有1.6万元现金,吴小洁还会抱有一丝幻想,有好心人捡到了自己的包,她的包失而复得了。

    “但这不可能,我包里有1万6千元的现金,只要打开包,就能看见。扪心自问,如果我捡到一个装了这么多现金的包,我会还给失主吗?恐怕很难。”吴小洁越想越绝望。

    忧——

    如果是我,该多着急

    就在吴小洁慌乱地想着如何找回丢失的包时,在吴小洁家楼下的长椅上,坐着惴惴不安的永安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城南物管办保洁员塔吉古丽·托呼提。

    大约二十分钟前,正在楼下打扫卫生的她经过这个长椅,一眼就看到了长椅上的黑包。

    “那个包看起来不太起眼,我在这里负责保洁1年多了,经常有居民把不要的包随手扔掉。”塔吉古丽·托呼提说。

    于是,她自顾自地开始打扫卫生,并没在意那个黑包。当她从东扫到西,再一次经过那把长椅时,黑包还在。

    想到这个包既然没人要了,她走上前准备看看。

    一提,不对!包怎么这么沉?

    她打开包一看,惊呆了!包里装着一个钱包,里面有身份证、银行卡等各种证件,还有一些化妆品。她特意拿出身份证看了看,照片上是一个面带微笑,比她小3岁的妹妹。看着这个笑脸,她一下想到自己,如果丢了身份证的是自己,这会儿一定非常着急。

    包内侧的暗包看起来鼓鼓囊囊的,她打开内侧的拉链,一个很大的信封漏了出来,打开信封,里面是厚厚的两沓现金。

    看到这儿,她一下子心跳加速,紧张起来。其实,这时的小区里只有几个行色匆匆的身影,根本没人注意到她。

    合上包,她想了几个问题:失主在哪?她着急吗?我该怎么办?

    她想,失主肯定很着急,如果换成她,丢了这么多钱,肯定会急哭的。将心比心,塔吉古丽·托呼提迅速做了一个决定。

    她拿出手机,给物管办主任李鑫打了一个电话,“主任,我捡到一个包,里面有很多钱。”在听到李鑫将包交到物管办的安排后,塔吉古丽·托呼提先把打扫卫生的工具简单整理到不远的角落里,然后提上包,快速朝物管办走去。

    惊——

    是我8个月的工资

    几分钟后,塔吉古丽·托呼提走进了物管办办公室。李鑫接过塔吉古丽·托呼提递过来的包,第一反应是:挺沉!

    打开包,李鑫把包里的物品一股脑倒在桌上,又拿出了那个装有现金的信封。刚取出钱,办公室的其他工作人员就全部围了过来。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还没见过有人丢这么多钱!什么人这么粗心?还有人跟塔吉古丽·托呼提开玩笑地说:“古丽,这么多钱,你没数数?”

    这时,李鑫说了句:“大家都做个证,我们一起数数有多少钱。”

    数完,一共1.6万元。

    听到这个数字,塔吉古丽·托呼提吃了一惊,在脑海里盘算了一下,自己一个月工资不到2000元,这么多钱,抵得上她8个月的工资了。

    45岁的塔吉古丽·托呼提家境并不富裕,丈夫是井下作业公司的普通工人,两个儿子,一个在乌鲁木齐读大学,一个读五年级。

    为了补贴家用,她干了近二十年的裁缝,因为视力严重下降,去年初才干起保洁。

    她和丈夫的工作都很辛苦,赚钱不容易,特别是她,到了冬天雪季,得整夜扫雪除冰。也正因为这样,她总觉得,每个人赚钱都不容易,别人的钱不能拿。

    这时,有同事笑着对她说:“古丽,咱们这儿就数你捡的钱最多了!”

    物管办里经常有保洁员们送来捡到的钥匙、钱包等等,现金最多的也就几百元。塔吉古丽·托呼提也曾把在雪地里捡到的200元现金交到物管办。“可谁也没想到,还能捡到装了上万元现金的包。”李鑫说。

    大家一阵议论,好多人夸塔吉古丽·托呼提拾金不昧,是个好人。塔吉古丽·托呼提有点不好意思,对李鑫说了一句,“主任,失主肯定很着急,快找找吧!”就匆匆走了。

    喜——

    谢谢好姐姐

    9时57分,吴小洁接到李鑫打来的电话。李鑫刚刚通过吴小洁身份证上的地址信息,找到了她。当时,吴小洁单位的早会还没结束。

    看到这个陌生的来电,吴小洁犹豫着压低声音接通了电话,当听到对方说,捡到了她的包,包里一分钱也不少的时候,吴小洁的两条腿抖得更厉害了,如果不是在开会,她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又过了几分钟,早会结束了。吴小洁匆忙赶回城南小区。当走进物管办办公室,当李鑫把包还给她,当打开包看到钱一分不少时,吴小洁喜出望外。

    当了解到是塔吉古丽·托呼提捡到包并送到物管办后,吴小洁请李鑫一定要让她见见塔吉古丽·托呼提。

    当看到穿着一身红色工装的塔吉古丽·托呼提,手拿扫帚和簸箕出现在她面前时,吴小洁终于控制不住,一把抱住塔吉古丽·托呼提哭了起来。

    对她来说,1.6万元同样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如果不是表妹急需用钱,她不会随身带着这么多钱,如果不是怕开会迟到,她也不会在慌乱中丢了包。

    在这之前,她一直都在为自己的慌乱和粗心大意懊恼,此刻却无比庆幸遇到了塔吉古丽·托呼提。

    为了表示感谢,她从包里抓出几百元钱,塞到塔吉古丽·托呼提手中说:“古丽姐姐,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好姐姐!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一定收下!”

    塔吉古丽·托呼提急忙把钱塞回吴小洁的包里,对她说:“不是我的钱我不能要。只有我自己工作赚的钱,我花起来才开心。”

    10月22日,吴小洁将一面印有“拾金不昧,品德高尚”的锦旗送到了永安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公司领导在得知此事后,特别奖励了塔吉古丽·托呼提800元现金,并号召全公司员工向她学习。

    行善是一种无意识的播种。

    对塔吉古丽·托呼提来说,只有通过辛勤劳动得到的金钱,才属于自己。

    而对吴小洁来说,金钱的失而复得难能可贵,但更可贵的是,她从此多了一个善良的姐姐。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