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其实,我是一条公路

作者:   时间:2018-09-29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高山雪水从天而降,形成天瀑,穿越独库公路桥涵汇入悬崖下的河流。

海拔3390米的哈希勒根达坂隧道,曾经是中国海拔最高的隧道。

独库公路宛如一条巨龙盘卧天山,蜿蜒着通向海拔3700米的“铁里买提达坂”,虽然南北疆只隔了这一座山,这一路却是“从海水到火焰”的冰火两重天。

四周环山的小龙池,由天山雪水融汇而成,独库公路在这里紧贴着它蜿蜒延伸。

弯弯曲曲的独库公路镶嵌在山谷,犹如“九曲十八弯”,美不胜收。

巴音布鲁克蒙古语意为“富饶的泉水”,这里河谷开阔,河道蜿蜒,犹如走笔龙蛇。

独库公路穿行在库车河与红山石林之间,天山神秘大峡谷就在红山石林身后。

被称为“南天池”的大龙池如晶莹剔透的翡翠,镶嵌在雪峰环绕的半山腰,与小龙池遥相呼应。

独库公路边草甸上的羊群和蒙古包是现代与传统的完美结合。

那拉提草原犹如悬挂在独库公路上的一颗明珠。

穿过松柏和草甸的独库公路,在夕阳下充满了诗情画意。

独库公路在巩乃斯草原的山脉及峡谷中盘旋前行。

铺展在巩乃斯草原中的独库公路笔直的望不到头。

独库公路穿行在那拉提,与周围的松柏、野草有机地融为一体。

    本报记者崔文娟  李浩然  图/文  

    有人形容我“宛如一条巨龙盘卧天山”,

    有人赞美我“汇聚了所有的新疆元素”,

    有人惊叹我“十里不同天,一天有四季”,

    其实,我是一条公路。

    我的名字叫独库公路,

    又名天山公路,简称天路。

    从北疆的克拉玛依独山子起,

    终点到南疆的库车,

    全长561公里。

    全中国能称“天路”的不多吧?

    我跨越了天山山脉中段,

    跨越了天山5条主要河流,

    跨越了4座“冰雪簇拥的高山”,

    拥有世界唯一的防雪长廊,

    全中国海拔最高的哈希勒根公路隧道;

    全程超过一半以上的路段都在崇山峻岭,

    三分之一的路段面临悬崖峭壁,

    五分之一的路段处于高山永冻层,

    叫天路,形象吧?!

    我的前身是“国防公路”,

    1974年由国务院、中央军委下令修建,

    数万解放军官兵,

    在“冰雪簇拥的高山”上凿通了隧道,

    在北山羊都望而却步的地方,

    修建了通途,

    跨越了不可逾越的山峰……

    经过9年艰苦奋斗,1983年9月建成通车。

    为此,168名解放军战士,

    付出了年轻的生命。

    我的出生,

    堪称中国公路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

    因为我将原来南北疆之间的路程,

    缩短了近一半,

    成为连接南北疆的一条重要干线。

    只是我身上披着“国防公路”的神秘面纱,

    长期以来,世人难见我的真容。

    许多年后,“国防公路”的面纱渐渐揭开了,

    又经过多年的改造,

    我跃升为二级公路,

    成为了217国道中的一员。

    2017年8月,我荣幸入选“克拉玛依十景”。

    进入2018年,

    我成了“中国最热旅游线路”,

    因为沿途有独山子大峡谷、乔尔玛风景区,

    有那拉提草原,

    还有大小龙池风景区。

    往南有巴音布鲁克自然风景区,

    再往南,还有红山石林、天山神秘大峡谷。

    9月28日,

    我迎来了生命中的又一个里程碑。

    这天,《克拉玛依日报》发布消息:

    克拉玛依市旅游发展大会确定,

    将我打造成重点旅游品牌,

    成为人们期许的“中国最美自驾公路”。

    在这里,我首先坦陈,

    我白底灰线的容颜称不上美丽,

    充其量就是一张“大众脸”,

    美的是我身边的景色,

    而我融入在风景如画的环境中,

    就美了,大美。

    山峦叠嶂,云雾缭绕,

    每个山头草木的绿色都不一样,

    每一个转弯都有新景色。

    雪山、草甸、森林、峡谷、河流、雅丹,

    这些独属于新疆的元素,

    在我身边一览无余。

    我从独山子“天山之门”起步,

    由北向南沿奎屯河的干支,

    向天山深处盘旋上升。

    一面傍山,一面临河。

    开凿的山体上,碎石被铁网覆盖着,

    却似乎有随时要滚下来的架势。

    地势险峻,沿途的美丽更显珍贵。

    说千道万,

    其实,我就是一条公路。

    期待在我最美的时候与你相见。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