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油城纵深

“办学不是坐电梯,得爬楼梯”

——本报记者专访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校长张来斌
作者:高宇飞   时间:2016-09-05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校长张来斌在开学典礼上讲话。 本报首席记者 闵勇 摄

    9月3日,万众期盼的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举行了首次新生开学典礼,标志着这所大学正式开始运行。不管是对克拉玛依、新疆还是对中国石油大学(北京),都是一个新的历史起点,意义重大。

    对克拉玛依校区的设立,尽管社会各界赞成者居多,但也存在着一些质疑声,比如为什么要在这么远的地方设立校区,将来师资如何保证,教学质量如何保证,对克拉玛依到底有多大意义,不一而足。

    对于新生事物,有异议不奇怪,没有异议才不正常。对于这些社会关切,9月3日下午,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校长张来斌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他坦诚以答。

    信心来自三个方面

    记者:您好,张校长,您在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中提到,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的设立,赞美者居多,但也有质疑声。但是,您也说,一定能办好克拉玛依校区。请问,您的信心来自哪里?

    张来斌:首先,从外部环境来说,教育部、自治区和克拉玛依市,从政策和资金等各个方面都给予了很大支持,这非常重要。

    第二,我们已经有很好的硬件条件,敢于和国内的一流大学相媲美,这也很重要。

    第三,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本身的品牌也是很重要的,她是国内石油大学的最高学府,在国内重点高校中排名也靠前,办学水平很高。

    除了外部支持和硬件条件,师资队伍是办学非常重要的因素。一所好大学讲究的是大师、大楼、大气。大楼已经准备好了,大气是一个需要积淀的过程,另外就是大师。有没有高水平的教师是一所学校能否办好的关键因素。

    我们的师资分为三个部分:一是我们前期招聘了一部分教师,二是北京本部也调过来一部分高水平教师,三是克拉玛依当地的企业中一些高水平的技术人员会作为教师全程参与到我们的培养当中。

    从校本部来的教师在克拉玛依校区工作并非短期行为,都是长期行为,都要在这里工作三到五年,这样,教师队伍就相当稳定。对这些教师来说,这本身就是一个收获,因为他们能和企业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从企业来的教师在这里工作也是长期行为。他们对学生实际解决问题能力的培养,反而是学校出来的教师培养不出来的。因为克拉玛依校区的学生培养定位就是高水平应用型国际化人才,企业可以为此提供具有非常强的实践经验和现场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的教师。

    当然,还有克拉玛依人和媒体的支持等,这些都是办好这所大学的关键,也是我们的信心所在。

    一切并非从零开始

    记者:张校长,国内的高水平大学在异地办学的案例不少,有些比较成功,但也有一些不是很成功,有些人对克拉玛依校区可能也有这种担心,您怎么看?

    张来斌:首先,在这里办学,是新办校区,也不是新办校区。

    说不新,是因为我们从2010年开始,就与克拉玛依在人才培养上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我们在这里建了一所克拉玛依工程师学院,这里就有专业的工程师班的学生,还有专业学位的研究生到这里参加科研和教学活动。

    等于说,我们前期在理念、师资保障水平和教学质量上做了一些探索、磨合,甚至说是做了一些铺垫,这是和其他大学异地办学不太一样的地方。

    以上为新办校区的创办打下了一个比较好的基础,并不是说我们一切从零开始。

    因为如果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确实不敢这么快拍板。

    但是,我们也有弱势,其他大学异地办学的校区在距离上没有这么远。好在,现在北京和克拉玛依的直通航班开通了,这一下子把距离拉近了,两地坐飞机也就4个小时,并不远。所以,我们应该转变观念,现在谈距离,不要谈长度,要谈时间。按照这个标准,距离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太费劲的事情。

    同时,克拉玛依是一座工业城市,人口来自全国各地,她是一个观念上开放的城市。从这方面来讲,对人才培养的质量,我们是有信心的。

    我们这次在全国招生,比一本平均分数线高20分左右。这是克拉玛依校区第一次招生,在很多学生都不了解克拉玛依的情况下招生,我觉得很不容易。就像俞敏洪先生说的那样,我们的学生能有这样的一个选择,首先是他们的勇气,更重要的是对这所大学的认同。

    生源质量好了,师资能跟上,再加上我们现场的条件,我们这里是天然的实践场地,再加上好的大楼,应该能够培养出高水平人才。

    我们所说的高水平人才,是和北京校区培养的学生是有差异的。北京校区以学术性人才培养为主,而克拉玛依校区是以高水平应用型人才培养为主。现在国内缺乏的就是高层次应用型人才,而这也正是我们在克拉玛依办学所追求的,也是克拉玛依校区有可能实现的。

    我们的实训基地就在工程教育基地,有29栋实训工厂,甭说一般大学,就是国内高层次大学,也是很难做到的。何况,我们还有周围的油田、研究院和炼油厂,这是多好的条件!

    所以,我觉得克拉玛依校区一定要实行差异化发展。如果这边也完全追求学术,那就没有必要再办,这是我们一贯的做法和理念。

    每一位老师和院长来这里,我都要和他们谈话。我说,如果你们把北京校区的人才培养模式复制到这里,那么就是我们在克拉玛依办学的失败。所以,我们一定要利用好克拉玛依这块天然的实验大工厂,才能做好这件事情。

    差异培养 资源共享

    记者:刚才您讲到,两个校区是差异化培养模式,那么,具体的专业和课程设置及教学上有什么不同,如何体现?

    张来斌:我们提出两个“四年不断线”:实践、教学四年不断线,企业、高级技术人员参与人才培养四年不断线,这两个“四年不断线”,能够保障学生的实践能力。

    另外,跟北京校区不同的是,我们这里培养的学生在大学四年还能获得各种不同的证书。

    在具体的专业上,即使这里和北京校区有同样的专业,如都叫“石油工程”,也不是简单地把北京校区的培养计划搬过来。即使有相同的课程,其内容也可能大不相同,比如都叫采油工艺,北京校区可能更偏重于讲理论、基础等,而克拉玛依校区更强调实践与解决实际问题和综合问题的能力。

    第二个不同,是克拉玛依校区和企业的优势完全利用上,这是特别好的一方面。如果这方面资源不好好利用起来,就是我们在克拉玛依办学的一个巨大的失败。

    第三个不同,是两校区师资结构完全不同。学生在克拉玛依校区这种环境下接受培养和熏陶,其所具备的能力,甚至包括逻辑思维方式都和北京校区的学生完全不一样。

    记者:未来两个校区在教师、学生、资源、科研等方面如何实现更多的沟通、交流和共享?

    张来斌:在开学典礼上我说过,我们叫“一个学校、两个校区”,我又在后面加了一句话,叫“两个校区、一个学校”。我们始终要让大家感觉到,我们是一个学校,不管是交流也好,科研也罢,始终是一个学校的事。

    “一个学校、两个校区”强调的是两个校区的差异化,“两个校区、一个学校”强调的是资源共享,是协同发展。

    我们重在强调“一个学校”,如果把这里的学校办得差的话,北京校区的声誉也会下来。如果把这里的学校办得好,对北京校区也是一个巨大的促进。

    所以,这一定是一个学校的共同发展。所谓“共同发展”,就一定是资源共享,无论是在学生的交换、教师的交换还是其他方面,都一样。我们要把北京校区拥有的优势资源都应用到这里来,比如我们要求北京校区的名师每个月都要来这里讲课,包括俞敏洪今天来,以后还会有院士、名家到这里来。

    要给学校发展时间

    记者:张校长,现在社会上或多或少存在这样一种现象,对异地校区与本部的看法可能有些不一样。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克拉玛依校区在学生培养上将如何消除这种情况?

    张来斌:这种问题要得到核心的解决,不是现在。

    目前为止,社会上对两个校区的看法可能是有错位的。我觉得,这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最后有一个评判的标准——看培养的人才受社会的欢迎程度。如果克拉玛依校区培养的人才更受社会欢迎,那么,其社会地位自然就会高。这一两年,我们需要经得起外界评价。我们一定要耐得住寂寞,要靠我们若干年,甚至八年、十年的努力。

    我们新办的校区想跟北京校区的知名度一模一样,这暂时也是不可能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进行差异化培养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两个校区的培养模式一样,但北京的学术氛围与这边完全不一样,那么,这边永远无法达到和北京校区相同的水平。

    我们正好利用这种差异化,使得我们的毕业生受到社会的欢迎。社会能认可我们克拉玛依校区的学生,学校的就业率、学生薪酬都比学术性学生高,自然这里的学生获得的评价就会高。口碑,就是靠这些来体现的,而不是靠在哪个地方办学决定的。

    循序渐进 办好学校

    记者:您在开学典礼上提到,克拉玛依校区很快也将招收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学校规模也会越来越大,那么,学校未来的发展规划具体是什么?

    张来斌:办好一所大学,关键要处理好规模、质量、结构三者之间的关系。作为我们这样一所大学,如果招两三千名学生估计也能招到,但是,我觉得很重要的是要保证人才培养的质量和大学的声誉。声誉搞砸很容易,但要长期搞好,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

    一定不能过于追求规模效应。如果没有很好的师资支撑,招来过多学生就是对学生的不负责任。现在想当老师的人很多,但要招是高水平的、符合学校发展定位的师资也不容易。

    但是,我们校区的规模也不能太小,过小了不符合规模效应,也不能满足克拉玛依的需求,还是对资源的不合理使用。所以,我们要慢慢地来,在保证质量和水平的前提下,循序渐进扩大规模。

    我们试图通过5到8年的努力,使校区规模达到8000人,其中,6000名本科生,1000名研究生,1000名留学生。

    在结构上,实际上涉及到专业的设置,主要有两大块,一块是学校的优势专业同时又是克拉玛依需要的,放到克拉玛依校区,比如今年的六个专业。但这还不够,因为在克拉玛依办学,在今后的专业设置上还要加上克拉玛依、新疆乃至中亚的社会发展所需要的人才,比如金融、信息等。

    通过这几方面,来优化我们的规模、质量和结构,逐渐地把这所大学办好。

    因为办大学,不是一个坐电梯的过程,而是一个爬楼梯的过程。不要指望有钱就可以坐电梯,有再多的钱也需要爬楼梯,一步一个台阶,才能办好这所大学。

    大学可以改变城市

    记者:克拉玛依提出要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石油中心,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的设立对这一目标的实现有着什么样的作用和意义?

    张来斌:一所大学可以改变一座城市。首先,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人员就会增多,外地人来得多,本地人的开放程度与接受新的理念和观念的程度就会提高,这很重要。

    克拉玛依人都能感觉到这些年幸福指数提高很多,但外地人没有亲历过,他们不知道克拉玛依现在发展得这么好,这些学生在这里待了四年以后,肯定会有很多学生爱上克拉玛依、爱上新疆,他们选择在克拉玛依、在新疆做贡献,那与内地招来在这里工作的学生可能就很不一样。

    有我们这样的高水平大学,就能吸引来高水平的人才,包括我们要在这里建立两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分室,这也是一个高水平的平台,很多高水平的人才就会聚集到这里,肯定能为这里的发展做出贡献。

    另外,我们利用这所大学,始终使其和克拉玛依的发展紧密结合起来。

    更重要的是,“世界石油城”的打造,如果没有工程教育的支撑是有问题的。“六大基地”最后一个提出的就是工程教育基地。但恰恰是这个基地,是其他所有基地实现的基础和人才支撑。现在所有地方都提人才战略,因为提的想法再好,没有人才都是白搭。

    对于克拉玛依来说,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的设立用“如虎添翼”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更多>> 油城脉动

更多>> 油城纵深